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大宋同人故事 part 9

9、泪,流了下来(完了我真的不会起名字啊)

白玉堂不知道。
他只是开开心心地跟着展昭一同到了x州的xx镇上。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反正在这种剧情里为了掩人耳目避免打草惊蛇,他们都不能用原本的身份活动。
于是他们抛了个硬币,正面是兄弟,反面是朋友。
再说一次,白玉堂的硬币是附魔的,他们毫无悬念地成为了一对表面兄弟。
看到硬币给出的结果,展昭的心里有那么点莫名其妙的复杂,原来他非常非常的想要和白玉堂做兄弟,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现在他不想了,结果反而成了兄弟。他甚至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还是应该说一声皂滑弄人。
他其实并不怎么担心什么情感的双向性问题,展昭一向聪慧,只是被蒙蔽了一次而已。他看着身边马上笑得开心的白玉堂,忍不住也微笑了起来。
“猫儿,你贼溜溜的,是在笑什么呢?”白玉堂松开缰绳,一手搭在了展昭的肩上,他斜着靠过去问展昭。展昭冲他笑,语气轻快:“有你这般对兄长讲话的吗?”
白玉堂眨了眨眼睛,切了一声,直起身子一抖缰绳就策马飞奔了,只留下一句“猫儿,咱们比比谁先进城”。展昭笑他这么做明显是在作弊,却也只是摇了摇头,脚跟磕了一下马肤。
此时此刻的汴梁,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动荡,那就是,堇业先锋、甜文党魁首,糖醋鱼太太——断!更!了!
说是断更到也不恰当,因为糖醋鱼规规矩矩的在杂志上放出了请假条,说是家中有事断更一个月,等回来一定恢复更新。他言辞规矩令人挑不出毛病来,可是那毕竟是断更,而且是在大家看完了风流天下我一人的更新之后最好的回血手段,而且,糖醋鱼他刚写到第五堂恢复记忆啊!
当然了,回血现在是不用回了,因为风流天下我一人也摸了,他就直接多了,断更理由是——外出取材。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作者的外出取材和男人的山盟海誓一样是绝对不能相信的,当一个作者说自己去取材的时候,他一定在摸鱼。
鱼,好大的鱼,虎纹鲨鱼。
读者们不知道是应该难过还是应该松一口气,也不知道风流天下我一人到底是怎么了,可能是失恋了吧,更新越来越虐,越来越虐。坊间传言风流天下我一人失恋了报复社会,于是一众大老爷们或是去佛寺或是半夜在家里烧香,求天求地求风流天下我一人情路顺遂,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白玉堂……白玉堂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不是故意虐的,但是他在写毛敬亭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展昭气鼓鼓的,或者是委屈巴巴的样子。当初他和展昭关系还处在波动期的时候他就特别喜欢看展昭气得脸颊鼓起的样子,所以总是想尽一切办法的逗猫。
现在他们关系如胶似漆,有时候就算他逗猫了展昭都不会生气,要想看猫鼓着脸生气的样子就只能在文里畅想,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采草大盗的确依旧留在镇上尚未流窜,他本来是想要离开的,甚至连行囊都已经收拾好了,然而在客栈门口见到的一对璧人阻挡了他的脚步。他看到两个翩翩浊世佳公子拉着手走进客栈,白衣的那个靠在蓝衣的肩上,两人不知笑着说了些什么,亲亲热热地携手住进了一间上房里。
当时采草大盗就决定不走了。
他跟着打听了一会儿,那两人似是以兄弟相称,来这小镇上不过是为了游山玩水。采草大盗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寻常人家的兄弟哪里会有这么亲昵的举动,这分明就是一对儿小情人,说不定还是私奔出来的,好不容易得了空,聚在一起耍子。
要不怎么说脑子不灵光的人当不了坏蛋呢,采草大盗一个人脑补了一本小说,最后的结局是小情人被他一道糟蹋。他忍不住搓了搓手,打算说出那句经典的台词——我全都要。
当然我们都知道,做梦永远只是做梦而已。
白玉堂和展昭当初都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就算现在混江湖少了,那些该有的本事还是一点都没有褪色。采草大盗的确技艺精湛,但对他们来说,还是有那么点不够看的。两人甫一进城,就能感受到萦绕在他们身边的视线,于是两人对视一眼,虽口中未出一言,心里都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展昭和白玉堂依旧如往日出行一般住在一间房里,然而展昭提出既然那采草大盗已经盯上了他们,他们就该提起警惕才是。白玉堂一开始是拒绝的,然而展昭强调了好几遍,他也只好答应了展昭所说的分榻而眠的建议。
虽然白玉堂觉得那还是挺没道理的,如果那采草大盗真的要用迷药什么的,他们都有药囊可防迷香,翻身拔剑起床砍人一套下来也废不了多少时间。
第二天展昭从床上爬起来,看到白玉堂眼下有点莫名的泛青,他有些心疼地伸手摸了摸白玉堂的黑眼圈:“五弟可是认床?”这客栈上房虽好,但还是比不过白玉堂鼓捣过的开封府的床榻。白玉堂却摇了摇头:“爷不认床,江湖人风餐露宿都是寻常,爷只是认猫了。”
他的话里没有指责,展昭却听得莫名有点心虚。
他才开窍没多久,现在想到往日行为,一边问心无愧,一边又有点莫名其妙的心虚。公孙先生的眼神,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的话语,其他四鼠的行迹都变得有些可疑了起来。这个时候实在是不适合和白玉堂同床共枕,然而少了平日总在身侧的温度,他竟然也有那么几分不习惯了。
“要不五弟再睡一会儿?”他轻声问道,白玉堂眼睛转了转,一把搂住他的腰把他带到床上,自己跟着合身压了上去。展昭下意识抬手去挡,白玉堂不在意这个,干脆撑在展昭的身上,他还未束发,头发披散下来,像是一个小帘子把两人遮挡在内。
展昭突然觉得心跳得更快了。
白玉堂冲着他笑:“猫儿,我就不信你昨儿睡得好了,既然是要养神,那就一起吧?”一边说着,白玉堂一边去解展昭已经穿好的外衫,展昭吓了一跳,口中说着五弟不可,却又没有真的把白玉堂推开。
白玉堂很快就把展昭的外衫扒了下来,顺手一甩丢在衣架上,然后大大方方地揽住展昭的腰把他的头往自己怀里按:“来来来,那小子怎么也不会大白天的跑出来乱晃,好猫儿快睡吧。”展昭微微合了眼,习惯的温度和气息令他有些犯困了:“五弟,我们现在可是兄弟,你这称呼要不改,怕是容易引人疑心。”
“你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占爷的便宜啊,”白玉堂也困了,他的声音轻轻的,又像是为了让展昭能听清自己说什么一样,他更凑近了展昭一些,两人的鼻尖碰在了一起,“我理会得,好哥哥,你就好好歇息吧。”
一瞬间展昭觉得自己的血全冲到了脸上,他庆幸现在白玉堂已经闭上了眼睛,不然他这般面红耳赤的样子被看到了,怕是要被白玉堂嘲笑许久。可是就算闭上眼睛,白玉堂的声音也依旧回荡在脑海当中。

评论(1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