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Gasoline part 4

太沙雕了
我自杀



4、擅长套路人的玉堂同学

收到直播平台的消息时,白玉堂正躺在沙发上肝夏活,顺便把田中的老母亲放飞到梦想都到达不了的地方,而猜拳输了的展昭在洗碗。
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天,这几天里白玉堂和展昭的关系毫无进展。
或者说,白玉堂对着面前“看上去像是来报恩的猫妖”进行了一系列的试探,然后发现对方真的很像是来租房的普通房客。
哦,普通房客可不会天天吃房东做的饭。
梦想中的田螺姑娘并没有出现,扫地用得还是钻到床下就不肯出来的人工智障型扫地机气人,做饭的还是白玉堂自己,展昭负责在猜拳输了的时候洗碗,看到机器人出不来的时候弯腰,以及白玉堂忘了浇花的时候提醒他花快死了。
平台说最近打算把那些搞户外直播的播主们聚集起来搞一个活动,组织他们去一些传说闹鬼的地方作死……啊呸,开直播。这种活动怎么听怎么不对劲,不久之前某个思密达的国家才播放过一部电影就是去闹鬼的地方开直播的。
后来他们全死了。
当然,这项活动能被提出来,就说明了它有吸引人的资本。
该直播活动奖金丰厚——他不缺。
该直播活动自带推荐——他不缺。
该直播活动吸引女粉——他也不缺。
负责联系白玉堂的编辑都觉得白玉堂要是答应了才见鬼,然后他见鬼了。
白玉堂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答应了,语气豪爽,只提出他要带一个人当随身摄像。编辑觉得白玉堂说不定被人下了降头,但是白玉堂都答应了,那就让他上吧,更何况编辑有一个预感,那就是就算鬼屋里真的有鬼,白玉堂也能杀个七进七出。
说服展昭用不了多大功夫,事实上总体对话如下:
“我要去外面开直播,你帮我摄像?”
“去哪?”
“似乎是个鬼屋。”
“好。”
展昭开心啊,展昭喜悦啊,旷工多日之后终于有活干的愉快一瞬间充斥着这位出色的工作人员的心灵(?)在白玉堂家附近徘徊的鬼魂一天之内被他全部遣返地府,然而不懂可持续发展的结果就是之后几天被强制摸鱼了。
还被白玉堂拉着抽卡。
还被嘲笑非洲。
所谓一世无橙。
展昭觉得这真的很不合理,他作为一个光荣的地府公务员,平时根本没有时间吃喝玩乐,不会打游戏也是理所应当,白玉堂却把“现在还有人不会打游戏”挂在了脸上,并天天试图拉着他来一场昆特牌。
所以(并没有因果关系),展昭很高兴能去鬼屋,因为据他的了解,这种说是鬼屋的屋子非常不符合核心价值观的,八成真的有鬼。
你有没有听到过清晰的弹球声?
不断弹起又落下的,似乎有人在你的头顶玩耍,似乎是调皮的孩子嬉戏打闹,把弹球丢了一地。
你会说那是混凝土的钢筋膨胀,是霉菌的生长挤压着空气发出的声音,可是你在每个地方都能听到相同的弹球声。建筑师用了不同的水泥和不同的钢筋,房屋建造的时间有早有晚,气温和湿度也全不一样,但是你总能在某个瞬间突然听到相同的,完全相同的弹球声。
展昭看着白玉堂走进了汇合点,同样也是必胜客餐厅的大门,然后看着白玉堂一个转身走了出来,动作宛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走上前去问:“怎么了?”然后白玉堂用着踩到脏东西的表情啧了一声,不过还算是乖乖回答了:“见到了几个不想见面的人。”
白玉堂发誓,在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他在展昭的眼中看到了清晰可见的谴责,就像是在质问他“你怎么说了这种话”一样。
“不过你答应了编辑,这次一定要认真直播的吧?”展昭补了一刀,正了正背包从白玉堂身边走进了必胜客里,在那里一张桌子边坐了一堆人,桌子上还插了一个flag,写着“鬼屋观光团”。
展昭沉默了两秒钟,他也想走人了。
白玉堂终究还是走了进来,到桌边和他们进行了礼貌的寒暄。
“欧阳大哥,好久不见啊,带儿子来直播?”
欧阳春点了点头,他身边的艾虎开心地喊了一声五叔。
“小颜!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直播图书馆复习的吗?”
颜查散苦笑一声,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展昭。
“老柳你这个胆子也去鬼屋?怕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啊。”
柳青一拍桌子喊着小混蛋你说啥,然后也把目光投向了展昭。
“啧,襄阳你还没死啊。”
“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懂尊老敬贤了,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白玉堂无视了剩下的几个人,坐在了艾虎身边,然后指了指面前的椅子让展昭坐下。展昭点头落座,在他说出什么之前柳青就先开口了:“白老弟,你朋友啊?”
“租客,顺便让他来帮忙摄像的,展昭。展昭,这个家伙是柳青,胆子贼小,你听到尖叫不要慌,一般都是他叫的。”
展昭对着柳青点了点头:“柳兄,幸会。”
柳青抽搐着嘴角,过了一会儿才对着白玉堂说:“你怎么也开始当包租公了?现在形式那么严峻吗?”租客还是这么个性格的人,和你完全不搭啊——这句话因为太有挑拨离间的嫌疑,自认情商高于白玉堂的柳青没说。
“哪啊,他要租我就让他住,哪这么麻烦。”白玉堂说,一点都不顾及自己在朋友眼里已经完全ooc的事实。柳青吓得打了个嗝,又立刻数着质数冷静了下来。
“是的,白兄收留了我。”展昭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毕竟白玉堂从来没有提起过租金的事情——也让他不由松了口气。
柳青……柳青和颜查散交换了一个眼神,柳青的眼神说“我觉得此事必有蹊跷”,颜查散的眼神是“柳兄你眼睛怎么了不舒服吗”,接着颜查散掏出了眼药水递了过去,附赠一个微笑。
柳青抑郁了。
现在认识白玉堂并对他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用着见鬼的眼神看着展昭,就像是那种霸道总裁文里面受苦受难的秘书发现自己的老板喜欢上了一个清纯不做作的保洁小妹的那种眼神。展昭被一堆眼睛看得头皮发麻,环视一圈之后一堆人又都盯着盘子,好像能盯出一块热气腾腾的,滋滋散发着香气的牛排一样。
汇合的地点也开了直播,这是吃播,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弹幕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我靠,五爷让男人租房了?#
#我靠,五爷和男人同居了?#
#我靠,五爷被男人掰弯了?#
#我靠,五爷和男人恋爱了?#
#我靠,五爷和男人在一起了?#
#什么?五爷要去荷兰结婚了?#

评论(1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