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ABO】不落窠臼 1

用了乾阳、坤阴、中庸和雨露期的说法,是饼哥的梗。



1、
话说自盘古开天,便分清浊二气,那清气上浮,化为浩渺广宇,日月星辰,浊气下沉,化为苍茫大地,山川河流。天地有二气,生灵自然也有二气,那阳气阜盛,煌煌然有征伐之态的,乃为乾阳,而阴气茂发,循循然存涵养之象的,就是坤阴。
再说那乾阳与坤阴,既然是阴阳交泰,便自始至终乃是天地万物运行的规律,寻常改动不得,但偏偏有一种人,他们不在阴阳之中,又被称作中庸。中庸数量极少,又与阴阳不同,嗅不到信香,无雨露期困扰,也无丹火上亢烦忧,端的是……
注定孤独一生。
展昭已经追捕那个逃犯许久了。
这一回开封府布下天罗地网,将那犯人团团围住,令他无路可逃,看着缓缓逼近的包围,和面前手持巨阙的展昭,犯人不惧反笑,抬手撒出一物。展昭迅速闪过不让粉末落在自己身上,就连衣角都没沾上一点,见了落在地上的白色粉末,他眼中露出一点疑惑来。
这人洒面粉做什么?
但是区区面粉阻挡不了展昭,别说面粉了,撒盐都不行,他向着逃犯走去,口中依旧是公孙先生所教的“投降从宽抗拒从严”,但身后传来的声音令他不由回过神去。
一众乾阳衙役嗷嗷叫唤,满脸通红,一看就是内火上亢的模样,这会儿怕是全体失去了理智,要去找坤泽金风玉露的模样——展昭不由庆幸之前为包围逃犯已经疏散了群众,不然……
可这回事情变得尴尬了起来,若是放着兄弟们不管去擒下逃犯也行,这会儿一个个上火的人都要四处跑了,到时候真做出什么事,开封府的名誉是小,坤泽的清白性命事大。可若是一个个打晕这群兄弟,面前的逃犯定是要跑。
说时迟那时快,不过一瞬展昭的脑中便转过千百个念头,却又在听到熟悉的动静的时候松了口气,冲向逃犯。逃犯一时惊慌失措,喊着“你就不怕那群家伙做出什么难看的事情来吗”被展昭咔咔两下打到上了枷,而他亲眼看到就在展昭背后,一个白色的身影咚咚咚几下放倒了一群大汉,轻车熟路地把他们四脚攒蹄地捆了丢在地上。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你到底这么捆人多少次了!逃犯想要白,却在看着人啪唧一下打开扇子的时候闭嘴了。
傲笑江湖风流天下我一人白玉堂——这是个白祖宗。
白祖宗捆完人,笑嘻嘻凑到了展昭身边:“猫儿,你打算怎么谢我?”展昭笑着看了他一眼,眼波流转间自带了三分情谊:“玉堂想要什么,但说无妨。”于是白玉堂刷啦一下合起扇子,将扇子朝着手心一敲:“好啊!我要你陪我下棋,整整三场,从头到尾!”
围观的逃犯呸一口把过期的狗粮吐了出来。
江湖上流传着展昭和白玉堂的故事,这种事情说好听叫情投意合,说难听了叫不清不楚,百晓生那里有一个知名盘口就是赌这二人谁是乾阳谁是坤阴的,现在押注的什么方向都有,主流是两个都是乾阳,他们兄友弟攻。当然还有邪道说法是两个全是坤阴,他们姐妹情深。
在吐完狗粮之后逃犯才想起正事来,他尖着嗓子三分像是大势已去的公鸡,七分像是皇宫内苑的特殊公务员:“不可能!我这药,乾阳闻了就亢丹火,坤泽遇了就逢雨露,不可能失效的!”然后他看到展昭和白玉堂两人相视一笑,猛然顿悟。
他面前有两个人,一个是中庸,另一个也是中庸。
逃犯最后被押回了开封府的大牢,从此过上了有吃有住的生活,展昭本来是要扶着被白玉堂打晕的衙役回去,可白玉堂冷笑着说要让他们这些把持不住的长长记性,拿冷水把他们泼醒了要他们自己回去。一串水淋淋的衙役们走在开封的街上,像是开封府众人去搞了个集体游泳比赛一般。
等听了展昭的汇报,包大人微微颔首,一个眼神给了公孙先生,公孙先生心领神会,请了那些衙役先去洗澡更衣,然后明儿交一篇八百字检查反思自己的行为。听了公孙先生的话众人如丧考妣心灰意冷,纷纷暗自垂泪着向着混堂奔去,只留下展昭和白玉堂面面相觑安静如鸡。
包大人看着公孙策,公孙策看着白玉堂,白玉堂看着展昭,展昭看着白玉堂,白玉堂看着展昭,展昭看着白玉堂,白玉堂看着展昭,展昭看着白玉堂……
然后包大人去看白玉堂,白玉堂看着展昭,展昭看着公孙先生,公孙先生看着包大人。
“大人,您有什么话就问吧,别看了。”终于,白玉堂忍不住开口。包大人点了点头,开口问道:“本府从未听白大侠提起,白大侠乃是中庸一事。”
白玉堂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包大人不知道?我身上又没味儿。”这么说着他挽起袖口,把手腕凑到展昭鼻子边上:“猫儿,你闻闻,五爷身上有味儿吗?”展昭不知道是应该反驳他那不是味儿是信香好还是他也是中庸就算有信香也闻不出来还是别的,他像是被下了降头一样,真的抽着鼻子去嗅了。
香香的,是中午吃的糖醋鱼的味儿。
公孙先生咳嗽一声才打断了两人例行的旁若无人,展昭的脸微微红了,白玉堂依旧是老神在在。然后包大人抬了抬手:“那是因为,本府和公孙先生也是中庸。”
中庸少见,可着开封府内衙小小一片地方,就这么无声无息凑了一桌麻将。
“包大人,公孙先生,你们该不会一直以为我是乾阳吧?”见了二人一同点头,白玉堂难得的有了些哑口无言的感觉,“那怎么会呢,要知道乾阳有丹火期,每月总有那么一天脾气怪异忽冷忽热,又作天作地搞七捻三的,我哪里像。”
也是,包大人和公孙先生瞬间释然了。白玉堂怎么可能是每个月只有一天作天作地的乾阳嘛,他明明一个月作三十天,遇到大月消停一天,遇到二月还得欠两天。

评论(12)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