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万古 第九章:万古(全文完)

9、万古

——你有想过吗,若是你的生命只剩下七日,你将要如何度过呢?
展昭在困倦之中缓缓睁开了双眼,昨夜发生的一切宛若不切实际的梦境,然而那从指尖蔓延上心头的疲惫却不可能是虚幻的。他从未觉得如此疲惫过,似乎人都要这般轻易散开了一般。
然后他转过头去。
白玉堂正侧卧在他的身旁,依旧是破碎的,身上全是永远无法愈合的,箭支、铜网与利刃切割的伤口,似乎碰一下就会四分五裂,化成漫天飘飞的灰烬。他和四鼠一起,在陷空岛上为白玉堂烧过一次纸钱,未燃尽的,苍白的,带着火光的灰烬在空中盘旋,像是被燎了翅羽的飞蛾。
他忍不住伸出手去,却又害怕白玉堂真的在自己的面前碎裂开来,只能轻轻抚摸着白玉堂的头发。说来真是奇怪,白玉堂明明是那么一个倔脾气的人,头发却是柔软的,似乎随时都会从指尖流走。下一个瞬间白玉堂睁开了眼睛,他抓住展昭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亲吻着:“猫儿,昨天让你累得狠了,反正今儿也没什么事,就再睡一会儿吧?”
“不了,我本就不惯睡那么长的时间,何况昨儿也是难得的好梦了……”展昭轻笑着,眼波流转。他的确很久都没有睡得那么好过了——他总是浅眠,夜惊,曾经的伤痛在夜晚化作纠缠不清的刀刃顺着骨缝一寸寸敲击进去,让他不得安宁。
白玉堂却板了脸,他伸出手就勾着展昭的肩膀把他往被褥里塞:“我告诉你,你这猫儿今天是睡也得睡,不睡也得睡!真是的,我之前养的那小黑猫儿向来是睡不够的,怎的你这只猫却不喜欢睡觉了?”
展昭一边想笑他总把自己当猫来看,其实他是人,哪里是猫了,一边又不想告诉他他口中的小黑猫儿的事情。在几年之前那小猫就到了寿数,在一个冬日静静死去了,只留下鹦哥在架子上一声声唤着猫,却再也没有一个毛团子过来扑它做耍——后来那鹦哥也不喊了,就连他再上陷空岛的时候也没听那鹦哥开过口说过话。
然而他很清楚,白玉堂一定全知道。
几年之前包大人去世了,几年之前太子夭折了,几年之前皇帝驾崩了,几年之前公孙先生死在了还乡的路上。几年之前卢方一睡不醒,几年之前徐庆悲伤过度生生哭死,几年之前……人生数十年,竟这般的飘散如烟了,世间纵然还有传唱当年侠义之人,也无法说出一个烟花一样的白玉堂。
展昭曾经产生过错觉,他曾想,白玉堂是真的存在的吗?是否真的有一个人如火焰一般烧进他的心中,肆虐的烟火在最绚烂的瞬间消失不见?然而他又在千千万万的地方见到了白玉堂——就像是埋在院内,飘香的酒。
他突然不再坚持,只是顺着白玉堂的意重新躺在了床上,白玉堂对他笑,然后又亲了亲他的鬓角。白玉堂的手隔着衣服按在了展昭的腰上,展昭却已然不再觉得寒冷了,那或许是因为他向着死亡又靠近了一步,向着白玉堂又走近了一点的关系。
白玉堂的确是不会伺候人的,展昭觉得他按摩自己的腰的动作轻重不均,快慢不匀,比起舒服反倒有点怪怪的。白玉堂似乎也知道了这一点,于是停下了动作改为单纯地搂着展昭的腰,他在展昭的耳畔轻轻唱着什么歌谣。白玉堂有一把好嗓子,在疲倦之中展昭想,他确是喜欢着白玉堂的声音。
然后他睡了过去,而这一次的安眠中不再有梦。
白玉堂静静看着展昭,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习惯了一直都看着展昭。似乎在活着的时候展昭总是望着他的背影,他没有回头,却能感觉到展昭的视线,于是现在换成他看着展昭了。
即便在梦里,展昭也紧锁着眉头,仿若从未得到过安宁,所以白玉堂就俯下身去亲展昭的眉心,他从未控制着自己用这么微小的力气,似乎怕惊扰了展昭的梦境。而展昭竟确实地舒展了眉头,脸上微微带起了几分温柔缱绻的笑意。
突然白玉堂想,他发现自己爱上了展昭的那个瞬间,似乎也正是展昭微笑的那个瞬间。彼时春光无限,展昭勾起嘴角,明媚胜过了如云如霞的,火灼灼的桃花。他觉得自己似乎又掉进了水中,只是那水早已被阳光晒得温暖,他只想这么沉没下去,深陷其中。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而如今展昭睡着,他参杂的银丝的墨发在枕上披散开来,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湖,一点一点淹没了白玉堂的目光,一时间白玉堂竟有些目眩。
等到展昭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夕阳西下了,白玉堂仍坐在他身边看着他,由窗棂映入的阳光将他的视线染成暖色。然后白玉堂对他微笑:“猫儿,你睡了好久。”展昭想说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在昨日他明明想着只剩下最后七日了绝不可浪费,可他又那么硬生生睡过了一天。
“玉堂,我——”
“没事的,猫儿,”白玉堂轻声说,“你好好休息,不差这一天两天的。”
“你这白耗子……真是好生霸道。”展昭苦笑着,起来洗漱,他从未这般放纵过自己,但既然白玉堂在身边,他这么做就仿佛理所当然了。白玉堂只是冲着他笑,然后说道:“猫儿,今晚一道去看烟花吧?”
展昭点了点头,他没问这并无节日亦无庆典的日子从哪里会有烟花,只是他想着,既然玉堂想看,那就一起去看吧。于是白玉堂笑得更开心了一些,抓住了展昭的手——只这一次不是虚拢着的,而是真正的交握,他的手指沿着展昭的指缝揉了进去,然后一下扣紧。
展昭愣了一下,同样收紧了自己的手指,就像是一个在心中说出的,斩钉截铁的誓言:这一次抓住了,就不会再让你逃开了。
一朵烟花升起,在半空里炸裂开来,无数散碎的光点在夜幕当中闪耀着落下,然后缓缓熄灭了。接着又是一朵两朵,数不尽的烟花升腾起来,将半面天空都掩映得明朗犹如白昼,展昭忍不住转头去看白玉堂,白玉堂也转头看着他。
在夜幕之中白玉堂依旧是那隐约透明的样子,展昭知道不会有着除去自己的人能够看到白玉堂。他看着白玉堂眉飞色舞的模样,觉得胸腔当中那不断跳跃的心脏像是被捏住,又像是被充满了一般。他听着白玉堂笑着说自己听到了有人要成亲放烟花的事情,说他这样或许就是借花献佛了吧。
然后他说自己不介意,毕竟那真的是非常艳丽的烟火,来来往往的人并未察觉展昭的自言自语,毕竟他们的目光都落在绮丽的烟花之上。然后白玉堂凑过去亲他,那是不带欲念的亲吻,却又发生在涌动的人潮之中,明媚的夜空之下,烟花爆裂开来的声音和人们欢呼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而白玉堂亲吻着展昭。
那是,没有人能够看见的亲吻。
那是,没有人可以祝福的亲吻。
展昭只能瞪大了眼睛无法动作,他的眼里映出了白玉堂的眼睛,白玉堂的眼睛里映出了正在空中绚烂的花火。他的手被白玉堂扣住,他的腰被白玉堂揽住,他……他无法挣脱,也不想挣脱。
他的生命,还剩下六天。
六天,对若木而言不过一瞬,对蜉蝣来说却是六世,展昭与白玉堂一同在这万丈红尘当中,而那的确是最后的六天。每一天展昭都能够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脱离自己的躯壳,然而死亡是不痛的,那只是对每个人来说都必定存在的结局。他从未恐惧,也不会恐惧。
“喂,猫儿,我想……”
“玉堂想说什么?”
“若明日,我们一同去了黄泉,你可千万记住,要喝那碗孟婆汤啊!”
“放心吧玉堂,我理会得。”
今生之事,皆留在今生完毕,他该和白玉堂一同无牵无挂的转世——然而就算喝了孟婆汤,就算无了记忆,就算转生千千万万次,他也相信他一定会再见到白玉堂,一定会再与白玉堂相恋,一定会……
毕竟,他们早已于那名为冲霄的高楼之上,许下了生生世世。
然后,就是最后一日。
展昭如往日一般向着街坊邻居们微笑,如往日一般去了餐馆点了自己喜爱的饭菜,又如往日一般将家中打扫的干干净净。他换上了一袭青色布衫,铺好床塌躺了上去,白玉堂在他的身边站立着,垂着眼看不清表情。
于是他对白玉堂笑:“玉堂,莫要难过,须知死生有命,何况有这七日……展昭此生,已经没什么遗憾的了。”
说谎,白玉堂想说,可他最后却没有这么说出话来,他只是点了点头,轻声说道:“猫儿,晚安,明日五爷还来看你,给你带鱼吃。”展昭笑着他,同样颔首,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气息断绝。
展昭看着面前伫立的白玉堂,从未如此地清楚过,自己正身处何方。
向来一袭白衣的人此刻全身染赤,衣袂在漫天的火红当中纷飞,他看着展昭,眯起双眼,露出惯常的微笑来。降落未落的夕阳把桥下的流水映出三分暖意,两侧的岸边是灼灼盛开的艳丽的红花。可惜终究未能看见交颈欲宿的水鸟,否则此处定然像极了日暮的江南。
“小伙子,要喝一碗老太婆的汤吗?”在桥头的老妪微笑着说,每一根皱纹里都堆砌着数不尽的时光。
于是展昭举盏,于是白玉堂举盏。
——喂,猫儿,我想……
——玉堂想说什么?
“此去一别,山高水长,前途渺茫,不可估量……”白玉堂微微垂下了眼帘,勾起了嘴角。而展昭立刻将他未尽的话语接续上了:“日后江湖相见,定当杯酒言欢。”他们对视一眼,一同饮下了温热的汤水,然后相视笑着说——告辞。
他们消失在灿烂之中。
(全文完)


后记:
其实本文起源于一个梦,梦的来源是我看多了沙雕小说然后物极必反,结果在午睡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做了这么个物极必反的梦(。)
如果看了全文,应该可以发现第一章和后面的章节画风是不一样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只有第一章才算是真的全部按照我那个梦写的,后面的都是我用一颗真心做了很大的艺术加工……
其实……其实梦根本就没有这么甜啊!
梦里猫儿一直都没有和五爷见过面,一直都不知道五爷飘在他身后,五爷则看着猫生活,一直到死。猫儿在醉中看到五爷,伸手去碰,但是直接穿过,然后苦笑着说就连梦都不肯放过他什么的也是真的(。)
还有就是结局,我那个梦的结局是,猫死了,见到五爷的瞬间,五爷在他面前魂飞魄散,因为五爷没能去投胎而是转行背后灵的原因就是,他在冲霄楼里魂魄已经散了,是凭借着坚强的意志撑到了猫死,然后一口气散了(虽然其实他没气了)就魂飞魄散了。
我已经艺术加工成甜文了……
好了,万古这个大坑也填上了,之后开始全心全意写白公子吧!我们有缘再虐~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