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大宋同人故事 part 6

6、生命全是美

事情是这样的,公孙先生作为一个两次险些成为两榜进士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男人,喜欢看书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然而这世上之书毕竟良莠不齐,有写得深入人心令人惊叹的,就有如九天玄雷使人渡劫的。非常不幸,公孙先生总是误中副车,好几次看完书都怀疑自己飞升成仙。
虽说公孙先生是个好脾气的人,但是就算是佛也有三把火,在某一日终于踩雷到了大脑爆破之后,公孙先生奋而怀笔,去了墙边爬上梯子,淋漓尽致地写了洋洋洒洒一墙的吐槽。然而,还是那句已经被说腻了的话,人世间最多的,就是巧合,或许是因为被雷得失去理智,公孙先生并没有发现,那堵墙是女孩们的墙。
后来……后来公孙先生会去看女孩们的墙,而在他曾经写了吐槽的地方,多出了一个角落,专门来讨论那些九霄玄雷。人生也有涯,然雷也无涯,以有涯逐无涯,挂矣。
那一日,被挂在墙上的作者,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糖醋鱼。
帖子的题目还很有煽动性,叫做“八一八毛敬亭粉装作cp粉扭曲攻方性格的拉踩行为”。同样也是洋洋洒洒的一整墙,全都写满了各种各样的情节、吐槽、脑补和战火,看得吃瓜群众纷纷叫好——此等盛事不吃两口怎知瓜甜啊。
话说糖醋鱼其实是一个毒唯,为了给毛敬亭凑cp就拉上了第五堂,但是他根本就不喜欢第五堂的性格,所以肆无忌惮地用自己的笔将原先高岭之花的第五堂扭曲成了一个卖萌的,恋爱脑的,会上吊的,失忆了也不忘吃豆腐的——杰克苏。
接着不久之后帖子后面又跟了一个长长的帖子,标题同样具有强烈的暗示性,叫做“从细节看那些风流天下我一人并未直接写出但是存在的设定”,一看就知道是要和谁唱对台戏。于是糖醋鱼又变成了一个资深书粉,能在书中的每一个字里抠出风流天下我一人没有明确写出的设定然后全部用在了自己的同人里,简直堪称文坛表率。
然后又多了一个帖子,叫做“所以第五堂到底长得怎么样,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好奇吗”,引来回帖一片,大都是以人作比。可惜的是那写着“我看糖醋鱼太太的描写总觉得第五堂那么好看可能长得很像白玉堂呢”的帖子被喷得体无完肤,大家纷纷表示不要庸俗的拿同人里的人来与白玉堂相比。
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而那少数人总是会被多数人所误解的。
顺便一提,在墙上经久不衰的帖子是“我看到狄青狄咏白玉堂展昭四个人一起在路上走”,据说那一天汴梁的天空都被男色照亮了。
根本不会上吊的白玉堂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一朵凌然不可侵犯的高岭之花,而毛敬亭粉的糖醋鱼也不知道自己其实是个毒唯。在腥风血雨之中他们完全处于一种片叶不沾身的境界里,每天每天的继续给开封府众人增添心塞的感觉。
然而人生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下去,夜路走多了总是要撞鬼的(第二次用这句话了),在汴梁作协开会的时候,某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哥们把积攒的糖醋鱼的同人交到了白玉堂的手里。白玉堂原本满脸不以为然,看了一眼之后就出了乱子,白大侠以肉眼可见的神速变成了黑大侠,而且越看越黑越看越黑,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险些唱起那首传说中的开封有个包青天。
就算是再作死的人都知道,现在的白玉堂如一个火药桶,稍稍点一下就会轰得爆炸,于是没有人敢再跟他说“这同人还是耽美向,就是男主角和他的死敌会有一天睡在一张床上做羞羞的事情那种”,生怕一个不小心这武艺越发精湛的小祖宗把武林作协大会给搞成武林大会。
接着白玉堂呵呵冷笑,也没说告辞就站起身来,看着就是要去找麻烦的样子。这回更是把人吓得够呛,毕竟从固有思维来看,写这般男欢男爱小说的人多是闺阁少女,若明天传来什么“锦毛鼠白玉堂痛打花季少女只为一本同人”的新闻,怕是陷空岛大岛主要哭着找一棵歪脖子树了却残生了。
一般人不敢劝白玉堂,可柳青不是一般人,白面判官是白玉堂少有的几个没和他拜把子没当他哥哥的好朋友。他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拦着白玉堂问他说:“白老弟,你该不会是要去找那作者的晦气吧?”
白玉堂更是冷笑连连:“废话,不找他晦气难道找他拜把子不成?”
于是柳青更是一惊,在他的眼前已经具现化了卢方嘤嘤嘤着解裤带找树的场景,他连忙抓着白玉堂说:“老弟你冷静一点,那作者怕也没什么恶意,你这样上门找麻烦总不好,咱们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我去找展昭麻烦,难道还要挑日子吗?”白玉堂眉毛一挑,柳青眼前一黑。他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可能是最近修仙过度了,不然他怎么会听到白玉堂说这篇耽美同人的作者是……是展昭?
“老弟您……说的可是开封府的展护卫?”柳青觉得自己就是对自己的老爹也没用过这么小心翼翼的语气。他一面期待着白玉堂说不是,一面期待着白玉堂说怎么可能,但白玉堂就像是要打碎他的全部希望一般点了点头:“就那只猫。”
“里面有些话都是我亲口说过的,除了那只猫还有谁能知道?”
柳青从来没觉得自己那么脆弱无助过,然而仅存的理智让他不由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小老弟来。展昭能写出这般文字一看就知道他直得并不坚定,而第五堂原型是白玉堂的事情对他们这些熟人也不算太难了解。展昭既然写了这个内容,怕是对他这小老弟存了什么非分之想……
“老弟,你可知这书被放在这一版,说明以后……这第五堂和毛敬亭会睡到一张床上去的!”柳青忍不住用着委婉的语气呐喊。而白玉堂回了一个混杂着困惑和无辜的眼神:“那又怎么样?我现在不也和猫儿睡在一张床上?”
柳青……柳青想让卢方让一让,给自己也腾一个地方吊一下。
白玉堂不知道为什么柳青石化了,他从曾经是柳青的雕塑旁边走过,开开心心地去找展昭的麻烦了。彼时展昭正在写新的书稿,这一回书说到毛敬亭和第五堂一道去破某个案子,他打算让第五堂能够恢复一段记忆。接着白玉堂直接开门进来,拿着他已经写好的书稿一边看一边冷冷地说:“怎么,写我的同人不肯告诉我吗?”
“也不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展昭怎么会不知道白玉堂是在发挥些什么,“来来来,你帮我看看这里的情节该怎么安排,我改了几次,都觉得有些别扭。”
白玉堂立刻开开心心地凑到了展昭的背后,把头搁在展昭肩上探头去看书稿。展昭一面笑着说有些重一面又没有推开他。然后白玉堂抽了抽鼻尖,在展昭耳畔说:“猫儿,你这墨气味不好,等会儿给你个新的,磨出来整个房间都是香的。”
温温热热的气息打在展昭脸上,他点了点头,说声好。

评论(1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