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大宋同人故事 part 5

5、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铛铛铛铛铛

在连载的最初,白玉堂并未展现出自己拖稿的深厚功底和死线战士的绝佳能力,或许那也和展昭在他身边“红袖”添香有关。开封府众人依旧生活在腥风血雨水深火热当中,王朝马汉张龙赵虎董超薛霸李贵楼青都有自己的视力在过分灿烂的光下下降,而自己越发明亮的错觉。
彼时白玉堂和展昭食则同席寝则同床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偏偏又无人敢对这般深厚过分的友谊说太多闲话,否则飞蝗石袖箭齐出巨阙画影共舞岂不是吓煞人也么哥……
这世上从来就不缺明眼人,但是毕竟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失足成千古恨,展昭和白玉堂两人这般恩恩爱爱卿卿我我,却满脑子兄弟情深友谊长存,和聪明人的存在决脱不了关系。甚至可以说,这样错误的认知就是智商太高造成的悲剧。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谎言重复了一千遍就成了真理,这句话是真是假姑且不论,但三人成虎的道理是从古至今的。彼时展昭和白玉堂还没渡过每一对欢喜冤家必要的名为相看两厌实为一见钟情的难关,处在某种见面了要吵没见面却想得要死要活,直线距离一旦小于五里就会迅速变为零的境地。
再说一次,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明眼人。别人不说,前大宋第一聪明人和前大宋第二聪明人早已如沼跃鱼一般看穿了一切。抱着某种“孩子还是自己的好”的心理,他们虽然挺喜欢活蹦乱跳的白玉堂,却对“如果展护卫和白玉堂在一起”的前景并不怎么看好。
于是,抱着某种防范于未然的心理,不想太过棒打鸳鸯造成人间惨案的聪明人们,将有情之事从各种角度解说成了友情之事。在那时展昭和白玉堂还没那么难以形容,于是所有人都毫无怀疑,在展昭提起白玉堂之时感叹一声“展大人和白少侠真是好朋友啊”。
原本聪明人们想白玉堂这般活泛,怕是过不了几年就腻了,但他们都忽略了一点,白玉堂若真个是没长性的他就根本不可能练了这一身武艺。结果就是两人之间的情感从一年之期走完了七年之痒,白玉堂从白少侠变成了白大侠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了白护卫。
所有人都接受了白玉堂和展昭在一起的事实,但是或许是因为陷空岛和开封府用了同样的招数严重扰乱了两个未经人事的大侠的情感观,在大家都觉得他们是一对儿的时候,他们晚上都是盖着被子搂着小腰纯聊天的,纯洁得柳下惠都哭了。
然后围观群众也哭了——求求你们还是在一起吧。
这样汹涌沸腾的情感在某一日展昭被灌多了之后拉着白玉堂死活要拜把子的时候到达了顶峰。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地看着这场有情人变成好兄弟的人间惨剧,公孙先生都快哭着说展护卫是我对不起你啊了。
当然拜把子还是没有成功的,倒不是说有人开窍了,纯粹是白玉堂觉得自己那么多哥哥堆在上面,他不想再多一个哥了。而展昭说我比五弟大,我当五弟的哥有什么不对的。两个人气呼呼地吵了一架,然后你前我后地走到房间里倒在一张床上睡了。
大宋不禁赌,开封府地下都有一场关扑,扑的就是在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白玉堂和展昭开窍,从好朋友更进一步。目前押注最高的还是能,但时间压得都遥遥无期,充分展现了大家心中的信任之情。
展昭……展昭也实在不知道大家对自己的情感生活这般关注,他在催完了白玉堂的书稿,开开心心看完了之后半年的连载之后也把自己的书稿交到了书社。书社老板一开始还有些惴惴,毕竟大老爷们写这类书的的确少见,但是在翻看了新的书稿之后,老板领悟了——放在第三版果然是应有之意。
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用着比较现实的话来说,就是和白玉堂呆在一起久了,展昭的思路也被带得清奇了起来。
这一回的连载写到,第五堂当初的确掉下了山崖,但是并未死去,而是被挂在了树枝上,虽然伤痕累累,却依旧被前来砍柴的樵夫救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是,这样俗套的梗倒不是展昭瞎套的,而是展昭的亲身经历,只是改了很重要的一点,当初把他从树枝上解下来的并不是樵夫,而是被命运的力量驱使而来(迷路)的白玉堂。
然后真实清奇的地方就来了,第五堂的伤半好,但是,或许是因为从山上滚下来滚得太过严重磕到了脑子,所以他失忆了。
失忆了。
这也不是展昭想着要写俗套梗,他只是在顺应人物性格,若是白玉堂遇上了这种事情并且没有失忆,在能动之后他爬也会爬回开封府大喊一声白爷爷我又回来了。第五堂的人物性格毕竟基于白玉堂,要让他安安心心呆在悬崖底下樵夫家里养伤无疑是困难的事情。
所以展昭抛了个铜板,正面失忆,反面失明。
展昭和白玉堂之间果然有种冥冥之中的联系,就连抛铜板都是那么的不羁,啪嗒一下在桌上给第五堂打了个失忆。
樵夫看这个俊哥儿身受重伤又失去记忆心生恻隐,明知他是遭人追杀依旧把他救下,让他在自家养伤。然而为了防追杀止这俊哥儿的人契而不舍,樵夫就帮忙在山里造了个假坟头。后来第五堂重伤初愈不知道自己是何人,但是心里有个声音让他去找毛敬亭,所以他就去找了。
无师自通了断章的展昭将这次连载断在了毛敬亭掀下车夫的斗笠,看到第五堂苍白却依旧俊美的脸那里。
那一夜不知多少春闺少女默默无眠,倒在床上看着书中文字泪流满面,心中呐喊糖醋鱼太太做到了,他做到了。这种你萌的cp有了一个发糖的太太,写的是原著向,而且还在想尽一切办法的he的快乐是没有这种感受的人所想象不到的,尤其是糖醋鱼太太的文风和原著的风流天下我一人还有那么点莫名的相似……
若不是因为风流天下我一人极少在书里描写第五堂的容貌,而糖醋鱼明显是个颜控,写起来几次刹不住车的话,她们甚至要以为这是原著作者开马甲写同人造福全天下了。
自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展昭和白玉堂无疑就是那种自带了腥风血雨特效的男人。或者说,就是因为故事情节的和谐才成功印发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和谐。
在墙上又多了一个帖子,明目张胆地竖起了战旗:“讲道理,你们那个糖醋鱼是不是把第五堂的颜写得太过了,这么吹良心就不会痛吗?第五堂在书里明确描写的美男子明明就是毛敬亭啊”。
展昭依旧不知道自己引发的讨论,他只是恢复了往日的生活作息,继续和白玉堂一起过着兄友弟恭的愉快生活,并给开封府的诸位带来巨大的快乐和心塞。但是有些东西总是该来的,有些东西就算是想躲都躲不过。
这回的事,是从公孙先生开始的。
开封府并不是众所周知的一件事,公孙先生会去看主要是女孩们发帖的墙,甚至会请人偷偷在其上发一些贴。

评论(10)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