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大宋同人故事 part 3

这里提一点设定吧
五爷写死主角的不是一本小说而是一个系列文,男主角第五堂,男二号毛敬亭,没有女主角
第五堂这个名字很明显就是起名无能的作者搞的暗示
至于毛敬亭,毛这个是为了通猫,敬亭是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的梗,五爷是在暗示自己和展昭相看两不厌,也是在暗示书里面男主和男二其实是相看两不厌的
关于cp,因为我不想生造一个cp名,所以五爷书里面的cp也是鼠猫(咳咳咳)
此时此刻,两盘蚊香都处在互相不知道自己是蚊香,也不知道对方是蚊香的地步。


3、糖醋鱼太太骗过你们吗

其实展昭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自己生气其实是毫无理由的,毕竟笔在白玉堂的手上,白玉堂想写死谁就写死谁和他没有关系,但是……但是他就是莫名其妙地觉得委屈。
凭什么啊,凭什么他们不能当一辈子的好兄弟啊!
白玉堂莫名其妙地看着展昭在他说的那句“猫,猫儿,你这是在干什么”落地之后像是泄气一般地让开了道,反而有那么点怵了。他心说这猫儿吃错药了吧,他最近安分得紧,又没惹上案子又没在府里捣乱,这猫生什么气啊?
……难道是最近讲故事断更太狠了,展昭终于怒了?
展昭早就收拾好了白玉堂的小说放在书架里,白玉堂当然不知道展昭气的就是他轻轻松松写死主角这件事情。他一面想作者讲脑洞的事情叫挖坑吗,一面想别人想进我的坑我还不肯挖呢,一面又想今儿既然也没啥大事了,我还是给猫儿讲个完整的吧……
结果就是,熬夜编故事的白玉堂第二天没能准时起来,终于听了一个完整的故事的展昭第二天倒是神清气爽的,还问补眠的白玉堂要吃点什么当作早点。
从被窝里拱出一颗毛茸茸的耗子脑袋:“隔壁王二娘的汤饼,多加些臊子当浇头,放香菜不要葱。”
展昭笑了一声麻烦,依旧开开心心出去买早点了,他在汤饼铺子前排队,在热气蒸腾当中听到了几个书生的对话。
“赵兄啊,最近同人还有在写吗?”
“有啊有啊,这一回写了三章,全都寄到了书社去了。”
“那……那你能把xxx写活吗?”
“当然可以了,我写同人就是为了xxx嘛!哎,那作者也真是,xxx那么好的女孩,说写死就写死了。”
展昭听着他们的话,莫名其妙就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他寻思着,对啊,白玉堂写死了主角不要紧,他再给写活过来不就行了吗!新世界的大门一开展昭瞬间念头通达心情愉快,恨不得马上赶回府里去扭转乾坤。但是事实上他还排在队伍里面,买汤饼。
白玉堂端着碗吸溜吸溜吃完汤饼抹了抹嘴,开开心心地晃悠去了书社,老板看到他的时候眉开眼笑:“风老师,上次说的,就是连载的事儿,您想好了没?”白玉堂其实早就想好了要开连载,只不过一直都没有说,这回他点了头,老板几乎喜极而泣。
然后……然后白玉堂做了一件,如果让展昭听到,他就会干脆利落地甩上新世界的大门再不打开的事情。
他买了一本同人。
自剩手书生写了不少同人之后,大宋的同人业也开始了蓬勃的发展,还有基本专门的书籍每月连载这些同人作品,因为这是杂书,所以这些连载的书籍又被称作杂志。白玉堂不写同人,不过其实那些同人……他还挺喜欢看的。
展昭对白玉堂神奇的爱好一无所知,他只是面对着摊开的白纸,拿着蘸了墨水的笔,想着要从何处下笔。最后,他终于落下了第一笔——
【即便在很多年之后,毛敬亭依然会想到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第五堂的嘴角不断淌下鲜血,却依旧笑得如火灼灼的桃花。
他轻声说:“真糟糕,看来以后不能再给你捣乱啦。”】
白玉堂起名字的水平真的惨不忍睹,他给主角取名叫了第五堂,给男二取名叫了毛敬亭。不过展昭其实还是挺喜欢这个名号的,毕竟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这个名字完美突出了他们之间的友情。
友谊啊,你是那么美好的东西。
——白玉堂你还真知道你给我捣乱了啊?!
展昭的同人从第五堂被白玉堂写死的时候开始,不过幸好白玉堂的原著尚且留了一点余地,男主角被捅得一塌糊涂之后掉下了山崖——他那时候真的以为白玉堂要玩起死回生梗。结果最后结局之时,一个马车夫将第五堂的刀送回到毛敬亭的手中,并且引了他们去看山中的坟墓。
要不是有这么一点余地,展昭想自己要写仙侠文了。
所谓脑中有梗下笔如有神,展昭写得如行云流水,甚至他觉得自己舞剑也是那么顺风顺水的。开封府目前无事,阳光从窗外照耀进来,落在展昭的身上为他带来暖意。
【毛敬亭蓦然回首,他的鼻端还萦绕着丝丝的甜味。
第五堂很少熏香,毕竟江湖人有时需夜探,便是再心高气傲的人也不会随意用香暴露自己的所在。
但是毛敬亭知道,第五堂的身上有着很淡很淡的甜味。
说来好笑,江湖人总说第五堂心思狠戾手段酷烈,他们却都不知,他顶顶喜欢甜的东西。】
展昭突然想到昨天晚上,或许应该说是每个夜晚,他和白玉堂头抵着头沉沉入睡的时候,都能嗅到淡淡的甜味。醒来的时候白玉堂的手搭在他的腰上,他的手抓着白玉堂的手臂,两人靠在一起,端的是——
兄弟情深。
整理完书稿,展昭拿了个小包袱装着书稿就去书社,世间之事不过一个巧字,那正是白玉堂合作的书社,而更巧的是白玉堂前脚刚走远,展昭后脚就来了,两人打了一个完美无缺的时间差。
书社老板翻着书稿,时不时用着诧异的眼神看一眼面前风姿卓越的青年人。守法良民的他不知道展昭就是御前四品带刀护卫,毕竟展昭没有穿着官服,而世间多是光认衣裳不认人的。他诧异的是一个青年男子,写得小说竟然那么的……
反正他闺女肯定会喜欢看。
“这位先生,您的稿子是要放在第几版的杂志上?”然后他小心翼翼地问。
杂志分为三版,第一版是原创的,第二版是正常向同人,至于第三版……咳咳咳,大家意会,意会就好了。展昭毕竟不知这些黑话,于是他温良恭俭让地开口了:“掌柜的觉得该放在何处,便放在何处吧?”
还是那句话,世间之事不过一个“巧”字,老板再检视一遍书稿,叹了口气之后把它放在了第三版的一堆里,又问展昭属什么笔名。展昭很想说自己没想过要不干脆就属真名吧,但想到大家都是属了笔名的,他也不好太过独树一帜另辟蹊径。
“糖醋鱼。”然后他用着昨天的晚饭来进行了命名。
彼时的展昭并不知道,这个名字在日后将掀起如何的腥风血雨,甚至导致了一场同人界的动荡。他只是拿了契书回去,老板千叮咛万嘱咐说了连载必须做到每旬一篇,不然……不然老板真的要去开封府敲鼓了。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可以用平凡来形容,他们抓了几个贼,破了几个案,还有些东西写出来lof又会说我涉政然后把我和谐掉我就不多说了。
展昭依旧是兢兢业业地工作,而白玉堂也依旧是……讲故事讲到一半瞬间断更,展昭好几次都想问他你是不是江湖人称铁锁横江啊。
总之,很快的,展昭的第一篇同人和白玉堂的新连载,在不同的两本杂志上发表了。
在汴梁有着几面墙,常有文人骚客在其上写字题诗,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写着写着也多了各路八卦乃至骂战。所以这墙每月粉刷一次,有人在其上写些东西,权当陌生人之间的交流。
这时墙上多了一行好看的小字,一看便是女孩写的——
写鼠猫同人的糖醋鱼太太写得好甜哦!

评论(1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