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大宋同人故事 part 1

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在偷偷写小说的故事
纯恶搞,为了搞笑而搞笑
所有人物的ooc都属于我,作者脑子有坑


1、百合写手白玉堂

御前四品带刀护卫的职务到底是什么,事实上一直都没有一个定论。
毕竟对大宋来说,这是一个清朝的官职。
所以,在海晏河清天下太平的某一天里,闲着也是闲着的展昭跟着一众开封府的衙役们去街上查访私售盗版书籍的无良书商是非常正常的行为。
书分手写版刻,若要大量生产手写自然是不行的,于是官方授权的书商都用雕版,而这些雕版用过多次之后未及丢弃被人盗走印刷无授权的书籍,这便是盗版。然而盗版书虽然成本价低,却没有哪个书店会出售这些和他们抢生意的书,于是盗版商大多挎着小篮子,里面装满了书活跃于大街小巷。
当然,除了盗版的书籍之外,这些人还会售卖一些……剧情方面非常不可描述,甚至没有剧情的,容易带坏小孩子的,不能正常出版的,未来很多人会需要蓝色小链接来阅读的书。
这回打击盗版的行动非常成功,罪犯被打倒,盗版被清扫,一个都没少,正好。衙役们扛着一大筐的书回开封府清点,展昭也顺路帮他们记录一下标题,结果他就发现了一本小说,盗版的,作者署名是“风流天下我一人”。
这么骚包的名字,他闭着眼睛都知道是白玉堂起的。
白玉堂有在写东西,这是不算秘密的秘密——说是秘密,因为白玉堂没有和任何人主动提起过,有人问他写了什么他也不会透露,不过他也没遮掩过自己写东西的事实。展昭曾见过一次白玉堂的书稿,写的也就是些江湖故事或者山河风光。
白五爷惯常的能说会道,有时候哄得他开心了也会讲些故事,他讲的故事既有趣又引人入胜,只可惜他的心情像嘎韭菜一样一茬一茬的,时不时断更烂尾弄得人挠心挠肺,但没人敢去找他催更,万一惹得他生气了便是天降一颗陨石把主角配角全砸了故事结束,那,那还不如就断着呢。
看到白玉堂居然写完了一本书,而且这本书还被盗版了,还被和一大堆《霸道知府爱上我》、《情迷江南状元》、《五百年科举三百年寒窗》放在一起,展昭莫名的就感觉有那么一些好奇,于是他翻开了书。
这是两个少女的故事。
她,曾经有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却因为一场官商勾结的阴谋家破人亡,于是她封闭了自己的内心,只为了仇恨而生。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她,心中也有那唯一的阳光,那个娇俏可人心地善良的女孩,是她黑暗的复仇之路上唯一的光芒。
然而,世界就是这样的残忍,这样的无情,如同此世全部美好的凝聚的她,却身患绝症,时日无多,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去看那波涛汹涌的大海——和自己最重要的人一起。
原来,早在不知不觉中,她也成为了她最重要的人。
可是,在愿望达成,看见了大海的时候,那一抹香魂也随之飘散……
展昭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虐到了,先不说白玉堂的文笔好不好,单单这个故事就足够的引人入胜,一个故事中混杂着江湖、官场、血案、复仇、愿望、友情、爱情……等等?爱情?
展昭又把书看了一遍。
故事里并不是没有出现男性角色,也不是没有男性角色喜欢上这两个女主角,但是两个女孩依旧坚持自我,将所有男人视为浮云,甚至曾经追求了白衣少女的侠客在最后都认清了原来他们只是惺惺相惜的朋友,而那两个女孩依旧缠绵悱恻的在一起,生命的终结之前心心念念的都是对方的名字。
讲道理,他怎么看怎么觉得书里面的两个女孩之中的才是真正的爱情。
展昭觉得脑壳有点疼,具体表现为“白玉堂,你在胡写些什么东西”,他觉得自己大概知道为什么白玉堂的这本小说被盗版书商塞在爱情小说那一块了。他去把盗版书放到了存放没收物品的地方,然后去书店打算支持正版。
他在言情柜台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这本小说,书店老板看着一个大男人在言情小说区里晃了老半天也有点监介,当然展昭自己其实更监介,他一大老爷们晃悠在一堆连封皮都带着莫名粉嫩的书里面实在是有点不搭调。然后他终于开口问书店老板“风流天下我一人”的新书在哪里,老板想了想,把他带到了冒险小说区。
展昭冷静理智地看着书架上一排排的《xx剑客xx剑》、《xx刀客xx刀》,觉得白五弟着实是高深莫测。
白玉堂……白玉堂此时还什么都不知道,他才完稿不久心情舒畅,正满汴梁的晃悠着想要搞事。
“这位客官,您也喜欢看风流天下我一人先生的书啊?”老板想了想,决定和客人拉近一下距离。展昭点点头,没好意思说我经常听“风流天下我一人先生”说书,每天晚上临睡前讲个故事第二天就坑了,简直号称大宋版的一千零一夜,没想到老板像是遇到了知音一样地一拍大腿:“着啊!风流天下我一人先生的书,那可是本本精品啊。”
……合着他挖坑只埋熟人是吧?
“就是……啧,怎么说呢……”老板沉吟半晌,却不知自己说出来的话像是狂风暴雨一般冲刷着展昭曾经坚不可摧的世界观,“就是男主角看上的女孩子每次都会和另一个女孩子跑了,然后男主角会发现自己和这个女孩子只是兄弟情谊。”
“我们看书的都觉得,男主角还不如和自己的死对头在一起算了。”
展昭……展昭默默无语地买了一套《风流天下我一人作品全集》,还是带了京城有名的点评人剩手书生写的批注的版本,拎在手上进了自己的房间。
要说白玉堂的情史,展昭还是略知一二的,他十五岁为了女孩子打架,十六岁女孩子为了他打架。二十来岁的时候和开封府众人搓麻将,头回上牌桌的王朝得了新手保护的气运,连续三把天地人的和了,剩下的几个都被判了真心话大冒险之刑——鬼知道一堆老爷们为什么要玩真心话大冒险。
结果白玉堂坦白,他虽然自称风流天下,但是根本没正经摸过女孩子的手。
虐不虐,虐不虐,你就说虐不虐?虐死了!
展昭一边看书一边看评语,讲道理,书是好书,白五爷也没丧心病狂到连出版物都发挥耗子挖坑不填的本能的地步,但是……这里面男主角和死对头的性格怎么就这么熟悉呢?
是,他是知道写小说的主角都会带入一个自己熟悉的人物,而且有很大的可能会带入自己,白玉堂就算带入自己也不奇怪。然而他平时和白玉堂相处也没那么别扭,怎么写到纸上就变得……怪怪的呢?
好吧,就当他们亦敌亦友的情谊比较不落窠臼,但是白玉堂这么多本书里……女主角还真的没和男主角在一起,全和女二或是跑了或是死了或是……
——哦,还有几本干脆就是女主角的,最后女主角幸福快乐的和女二号死在了一起。
展昭想,五弟真是一个不同于流俗的神奇写手。

评论(17)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