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英灵后院 第二章:我的迦勒底决斗物语肯定有问题

对不起,完全变成了痴汉飞哥和与狗哥玩了
社会你红A妈妈出场一段话x
迦勒底有妈了xxx



2、我的迦勒底决斗物语肯定有问题

那是一片一望无垠的草地,在微风拂吹拂之下翻腾着碧绿的浪花,这里曾经是双足飞龙们的乐园,它们在这片乐土中与世无争的生活着。它们出生,成长,繁衍然后老去,循环往复生生不息犹如一个完美的圆。生命便是如此,如果没有外力介入的话,一切都会一成不变吧……

但是那一天终于还是到来了,它们终于的还是失去了它们的乐园——直到那一天,双足飞龙们终于想起了曾一度被屠龙者支配的那份恐怖,和被混沌恶按在地上拔牙的那种屈辱。

“齐格飞你过来一下,帮忙把龙按住,哎对对对就是这样!啊对了,库丘林先生也来帮忙吧!你按着尾巴,不要让它挣脱了。还有玛修,玛修盾麻烦借我一下,我好像今天忘了带扳手来着。”

我是打不出龙牙的,这种事情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对于所有人来说,双足飞龙都是一个热爱和平的种族,他们是不会长牙这种杀伤性武器的。至于龙牙兵,那更加是不用龙牙制作的,其实这也很有道理,龙牙兵的龙牙就像是鱼香肉丝里的鱼,泡面图片上的肉,卡池里的花嫁尼禄一样,根本不存在的。

实不相瞒,其实我根本不想这么做的,我一直都有一个希望,那就是做一个好人。

野餐的时间非常的快乐,库丘林先生不愧是在古代的荒野上驱驰求生的英雄,虽然从进食的广度来说尚且赶不上贝尔格里斯,但是在深度上面已经逼近了起点小说男主角。我们围坐在高高的火堆旁边,一起分享着凯尔特风味烤龙肉,感觉人生都充满了希望。

但是齐格飞先生似乎不开心,他甚至默默躲到了角落里面啃冰冷的种火,即使我并没有给他下硬性规定要让他在一天之内满破,虽然我早已准备好了素材……以头发作为祭品的话,是这样的。

“库丘林先生的烤龙肉非常美味呢!尤其是尾巴,吃起来口感真的很好,层次丰富,肌肉很有嚼劲。当然我个人很喜欢吃翅膀,尤其是那层翼膜,真是人间美味!”这么说着,我用眼角旁光……我是说余光一扫,看见齐格飞似乎正在害怕.jpg的样子。

我决定,就由我用决斗来帮助齐格飞先生找回失去的笑容。

“master,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啊!”库丘林很感兴趣地拿着我的卡片看,我仔细思考良久之后告诉他:“这些东西就是我身为决斗者的灵魂啊!”

“你的灵魂就是十二兽的会局吗主流狗。”医生打着跨界电话过来吐槽我。我认真的思考良久之后回话过去:“好像就不能拿强力卡来当魂一样了呢,我记得我有个朋友,就是拿宇宙耀变龙当魂的。”

“后来呢?”

“后来啊,新大师规则出来了。”

齐格飞在角落默默啃着种火,库丘林说自己吃饱了暂时就不吃种火了,我怀疑他是嫌种火难吃,于是我就问了。他点了点头:“对啊,种火真的很难吃啊!”

卧槽,居然就这么简单的承认了啊!

“有没有能让种火变得好吃的方法?”我远程打电话给达芬奇,但是接电话的人并不是达芬奇亲,而是另外的一个英灵。他先是睁一眼闭一眼地看着我,然后从鼻子里哼哼了一声什么,用一种说教一样的语气说:“虽然没有抱什么希望,不过master,这种方法根本不存在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询问:“看上去你是我的英灵吧?”在得到他“比看上去聪明”一般的答复之后,我笑了,向他发布了第一个英灵:“那么这位Archer先生,我在迦勒底准备了大概足够您吃到三破的弓阶种火,辛苦您把它们吃完了。“然后,在他说出什么话之前挂了电话。

作完死就跑真特么刺激。

库丘林拍着大腿笑了起来,边笑边说没想到那个用弓的小子也有这一天……你们是之前有仇吗?一个亚洲人(虽然肤色非洲了一点)和一个欧洲人到底要怎么结仇啊,他把你的ssr全部换成绿方块了吗?

“Lancer,吃种火吗?”我契而不舍,拿出了新华里业务员的素质,终于,大约是被我灼灼的目光打动了,库丘林点了点头,终于的憋出了一个字:“吃。”

于是,我笑了,我从包里掏出了大约一斤种火告诉他慢慢吃,不够我这里还有。库丘林看看种火,看看包,用一种淡然的表情问他还可以回去吗,我用同样淡然的表情回答了这个问题:“老铁,上了咱的贼船就别下来了。”

库丘林点了点头,然后给里给气的灵基再临了,我可以看见他脱了个衣,剪了个头,身上还画着红色的纹身。我咳嗽了一下,终于发现了一个灵基再临脱衣服的男同志,齐格飞你也学学他放一个杀必死吧。

但是英雄并没有听到我的呼唤,在几秒钟的思考之后我决定以后亲手去扒,毕竟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要靠我们自己。这么想着,我看着他向我走来,开始寻思着从哪里动手以及需要几个令咒把他控制住……

听说齐格飞你没有对魔力。

而且令咒一天回复一划不用也是浪费。

该出手时就出手啊pong友们。

“抱歉,master,我似乎已经到了灵基再临的分界线了……”这么说着,齐格飞走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停在了离我还有一定距离的地方,我觉得他肯定有玄学上讲的所谓的“野兽般的直觉”。

我根本没有抱着什么期望的等着齐格飞再临出来,他不可能脱衣服的,他的一切表现告诉我他是一个正经英灵。但是,我发现每次我确定了什么东西之后都会有一个但是进行转折,大概这就是打脸体质吧。

我看见齐格飞走了出来,背后是一对龙的翅膀和一条龙的尾巴,头上还长了角,这让我不禁想要唱一首歌,就那个头上长犄角身后有尾巴——但我不能放歌,静静是再临的笙箫,我只能沉默,沉默是今晚的……

好了停一停。

在我身边吃瓜的库丘林瓜都掉地上了,一起掉地上然后哐一下砸在我脚上的还有玛修的盾,就是能把龙牙齐根砸断的盾。我认真的端详着面前的齐格飞,感觉到了一阵荒谬的眼熟,我看,认真看,瞎捷豹看。

似李!青眼白龙!就算你变成男人我也认得你!

齐格飞啊齐格飞,我着实没有发现你居然是一个这样的人,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干得漂亮。

“master,您怎么了?”突然,他靠近了一点点,尾巴还在左摇右晃,我的视线不能不集中在这条尾巴上……

“事情就是这样的,于是我当时就想一把抓住那条又粗又长的——尾巴。”事后,在因为调戏英灵而被要求写检讨的时候,我在纸上这么写道。

评论(8)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