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为开始的终结

藤木游作放下了卡组,然后深深叹了口气。

现在还没有到他出场的时候,曾经赞扬过他的很多人就开始了新的咒骂,而原因不过是他无法控制的“历史的必然”。他觉得自己大约可以理解游矢前辈过去的遭遇了——说到底大众就是这样的东西,随波逐流,怨天尤人。

他推开窗户,窗外是漆黑的天空。

这个世界还没有完成,无数的数据流、脑电波在空中编织,根本看不出未来可能有的美丽或者丑陋,安定或者动荡。他没有宿敌,没有朋友,没有恋人,没有家人,有的只是一个空荡荡的“设定”,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除了“不愿引人注目”以外存在怎样的性格。

对他而言,决斗者的灵魂也不过是单纯的白纸而已,但是正是这些白纸,这些连自己都不明白意义的东西造成了如今的现状。他被咒骂着,因为他将会使用全新的,会对前辈或者已经成型的卡组造成不可磨灭的糟糕影响的召唤法。

【难道要为此否定灵摆吗?】

【难道就这样伤害超量吗?】

【难道没有人在意同调吗?】

【难道便需要舍弃融合吗?】

他将卡组紧紧握在手中,靠在还没有家的模样的房子里,看着天空,看着数据在眼前流动。他尚未出生,但是已经知道了自己之后将会存在,被期待着将什么东西从某个人造就的悲哀当中拯救出来。

他期待着能和前辈们友好的相处。

他无法与前辈们友好的相处。

藤木游作是尚且不存在的人,Link召唤是还未开始便引发了轩然大波的召唤。

他曾经担负起多大的希望,现在就必须承载着多大的绝望,仅此而已。

游作将脸埋在手臂当中,他还没有呼吸,还没有心跳,没有经历过任何好的事情也没有经历过任何不好的事情。他的设定集中还没有画出笑容,更不要说眼泪,他看着他的前辈在那样努力的斗争,收获的却只是更多的骂名而已。

可是,为什么呢?

藤木游作不会明白,他只知道自己是一个黑客,之前大约不会决斗,不喜欢引人注目,他在VR世界里会变身,然后会有一个认识的小东西掌握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

在诞生之初,他听到了什么呢?

他知道,在自己只存在一张脸的时候便有人想象了他如何和并不相识的人媾和,他知道在自己的决斗方法刚出现的时候就有人发现了他伤害了自己的前辈。他们想或许是为了让某些东西变成“不该出现的”,“不应存在的”东西,就像是谈论另外的一部动画一样。

然后他们将怒火发泄在藤木游作的身上,简直就像是狂欢一样。

游作没有感觉悲伤,说到底他根本没有真正的活过,而悲伤应该是属于活过的人的感情,所以他无法领悟。他也不会感觉到喜悦,因为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到现在都还没有定论,那取决于提着傀儡线的人将要表演怎样的戏码。

在过去以为是天堂的,其实瞬间会坠入地狱,所用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转折,却将之前一切丰富多彩的画卷毁于一旦。

那也无所谓了。

反正在开播的时候,他的再生之日,一切都会清零然后从头开始,名为藤木游作的小丑将会粉墨登场,做出全新的表演来迎接赞美或者指责。然后他会和从未见到的或者是可能见到的前辈们相互比较,用着褒奖或者贬低的词语。

直到世界的终结。

游作觉得自己在做梦。

说来真是值得令人嘲笑的言辞啊,仿生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梦到属于自己的电子羊。可是他却依旧真实的踏足于梦境的土地上,然后看到了本不应该看到的东西。

在分崩离析的世界中,不断失去的少年。

在聚合不定的世界中,奋力拯救的少年。

有人从命运中挣脱出来,想尽一切办法让无尽的光辉重新回到世界。

有人从轮回中浮现出来,拼尽自己全力让温柔的黑暗继续守护世界。

还有,这个世界真正的创始者,手握利剑之人和手持王权之人,他们微笑着——从人间到冥界,从过去,到现在,联通未来。

游作知道自己所见的是谁,他想过无数次见面可能发生的事情,他会被指责吗?会被攻击吗?还是说会有其他的对待?就像是曾经那些对他抱有溢美之词的人一样,用着尖刻的文章、犀利的画作嘲讽。他是不会害怕的,他尚且没有害怕的情绪,只是莫名的有点不舒服。

烦躁,就像是被困在画里的鸟。

然后,他的前辈们端起了决斗盘,在卡组中的都是成型的卡片,他们使用的是与他相同的决斗盘,是饱受诟病的新规则。游作看着前辈们也端起了决斗盘。

或许,新规则真的是他创造的。

或许,新规则真的是一个错误。

然而游作输了,输的心服口服,说到底他从来都没有决斗过,只知道自己是应该能学会的而已。他看着决斗王们,决斗王也在看着他,他们的卡组已经经过了调整,虽然展开的速度被无情减缓,却也依旧稳稳地展开着,像是花蕾舒展花瓣。

“这个游戏会不断的进化,就像是世界上的一切都在变动,在曲折而且坚定的上升一样。但是一个全新的东西的诞生很可能需要许多的时间去完善,就像是你不知道一个婴儿最终会走向何处一样。”

“对于真正的强者即使在无尽的动乱之中依旧能够找寻到自己的道路,至于怨天尤人者,那就是另外的一回事了——就算真的面临完全不公的环境,错误的展开,挣脱出来的方法也不是不存在,只在于……”

“我的道路将会由我自己开拓,过去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真正的决斗者的一切都是必然,就连希望本身,也可以自己创造。”

游作似懂非懂地点头,然后他走上数据流,他走上去,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

评论(4)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