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海产王的调查与研究报告(我写到几了来着)

x月x日
我在墙头爬来爬去,但是唯有龙虾和爱无法放弃。
我一个人离开,一个人回来——你们在期待什么啊!像我这种人怎么可能带一个人回来!
我只是带了一条鱿鱼回来而已。
十六夜秋(Izayoi Aki),软体动物门,头足纲,枪形目,巨型鱿鱼科,巨型鱿鱼属,十六夜秋种。这是一种神秘的生物,因为目前很少有人见到野生的活体,所有的了解都来自于潜水机器人水下拍摄。而秋在巨型鱿鱼这种神秘的种类当中也是极其神秘的一种,她并没有她的其他同类那样十八米的长度,但是更加的美丽而且凶猛。
这么说吧,在科学技术不发达的古代,巨型鱿鱼都被叫做海怪,秋则因为颜色的绮丽被叫做黑蔷薇魔女……

听听这个名字,多有美感和恐惧感。
我了个大去这破海里面还有海怪啊!他们这种生物和抹香鲸相互捕食啊!撕开我一个简简单单就像撕开一张草纸啊!还是那种五毛钱一米高沾上水就自己裂了擦屁股都闲质量差的草纸啊!
我的内心全是波动,只想哭着感谢秋姐不杀之恩。
看到我把名为秋的巨型鱿鱼带回实验室……我总觉得我没死球是游马保佑……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总而言之,教授们的脸上也全是波动。说真的你们根本没有不满的理由,到底是谁说的我们的研究对象一点挑战性都没有的?我给你们带来挑战了你们还不快点过来challenge the game?
秋把游星缠住了,布鲁诺很担心,但是秋看上去并不是要捕食游星的样子。
怎么说呢?感觉好像某个季节到来了,又到了动物进行某个活动的时间——大概就是这样吧。一列火车从海底世界慢慢的开过。
世界如此美妙。
然后,总而言之,不知道谁发出了提议,似乎要给那些海洋生物们合缸。
讲真的为了剧情的发展我们的实验室操作手册是都已经被烧掉了吗?这么不专业的实验室是骗不到经费……我是说,是不能做好一个实验的啊!
“你觉得我们像是实验室吗?”接着我听到了这样的疑问。当然不像,但是你们这不是按不像实验室的实验室发展,我觉得你们要开水族馆,还是那种五块钱门票里面放了水放了鱼就在一边看的那种水族馆。我无法吐槽,现在转学来不来得及?
然后游马扯了扯我的头发,我开口:“我要负责布置甲壳纲动物的栖息地,以及给我加经费,游马长大了饭量也大起来了,要增加饭团的供应。”所有人都用着生无可恋以及“你没救了”的眼神看着我,我甘之如饴。

反正你们有几个是救得回来的。
我说哎,既然大家都没救了就大哥别说二哥好吗?看上去一点都不和谐。
马哈德教授试图给海星建造一个宫殿,还要在边上搭一个金字塔,塔前放一个狮身人面像。马哈德教授在认真的建造宫殿,说真的你要是失业了能去当一个建筑师。
玛娜学妹则在认真的给宫殿画上各种各样的装饰,说句实话你们两个这个脑回路我看着怎么不像是师徒呢?说实话吧马哈德教授,玛娜学妹是不是你亲生的?
阿波利亚教授……教授……你真的要做这种后现代废土艺术来给Zone搭一个窝吗?这已经完全超越了一般作品已经上升到了艺术品的地步了吧!所以说你到底是为什么要来这里养螃蟹啊!好好的去艺术学院进修扬我国威好吗?我还以为你们画画都是布鲁诺学长那么灵魂的结果你灵魂到了另一个方向去了啊!
你们都是触,只有我是渣。
再见世界。


x月x日
跑团,我所欲也,爬墙,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我选赚钱的干,现征集约稿,有意私聊(是认真的)。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胆小且卑微的男孩子,从小到大,连屎都不敢吃的我,今天就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海底寻找霸王龙……等等为什么是霸王龙?
我错了,我的人生经历了科幻玄幻奇幻,终于向着梦幻一去不复返了。
我仰望星空,看到的只有自由的飞翔的上代,灿烂的星光和永恒的徜徉。
总而言之,我下海了。
一潜入海底,我就看到了无数游弋着的……啊就鱼,不然呢?微笑世界吗?正当我没招谁没惹谁的继续畅游大海的时候,有一个生物给了我一记无情的重击。
是……是腹交拳!
我险些一口血喷出来,流在面罩里,等到我稳定下来,定睛一看,发现在我怀里瑟瑟发抖的是一条小丑鱼,配色像是一颗白菜。当然我也是身经百战了,那些奇奇怪怪的生物哪个没看过,只能说你们还是需要学习一个,我只想知道……当我想明白我想知道什么东西之前,又有一条海葵向着我的方向驱驰而来。我不能过多的思考连忙护住腹部——
晚了,哐叽还是一拳,不是我说你们是两口子还是怎么样!
他们确实是两口子。
我捧着一条鱼和一条海葵上了水面,把它们放进了缸里,准备让教授们看看这到底是什么特殊的生物。
在我还是个普通人的时候,我会为了会呐喊的海星而感觉不可思议,现在就算看到长得像是白菜的小丑鱼和能够自由行动而且游得比小丑鱼还要快的海葵我都不会感觉经验了,反正跑不过螃蟹,也跑不过香港记者。
总而言之(再次),我把小丑鱼放在了教授的面前。 异色眼教授捧着鱼缸,突然双膝跪地面朝大海,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呐喊:“爸爸啊!”
……合着小丑鱼是你爸?
正在我想要吐槽的时候,我听到了在背后的水族箱——说是养殖池我实在是昧不下这个良心——里面传来了整整雷鸣,犹如洪荒再临又如恶魔出世。我只听得八个字:姨妈扣手,一同吃泥!四条小丑鱼一跃而出离开了水面——
然后被四个一跃而起的海葵吧唧一下拍回去了。
我都懒得吐槽了。
霍普教授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他在不发神经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他对我说:“这就是本片konami海域最为神秘的生物,扎克和蕾了。”我点了点头,看着异色眼教授继续捧着缸,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目光明媚而忧伤。
谁都好,给他塞一片微笑世界然后拖出去,这家伙没救了。
“传说中,”霍普教授干脆拿了杯茶给我开起了故事会,“异色眼教授的父亲霸王龙教授曾经也是海洋生物研究界的泰斗,当年下海的时候,突然遇上了事故,几乎葬身海底,这个时候有一条鱼将他拯救了。他想,世界这么黑暗,只有扎克依旧有温度,所以……”
好了,停一停,这个故事实在是太刺激了,我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于是我转头看着水族箱,游矢大约是发现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到底多么傻逼,于是钻到了柚子的怀里嘤嘤嘤,柚子伸出一条触手轻轻抚摸着他的鱼鳍。游吾也发现了自己干的事情多么傻逼,于是开始满缸追杀游里,被一尾巴拍开,翻车了。
你们同调鱼真会玩。
而凛就这样温柔的拿触手包住游吾,开始安抚。至于游斗,游斗不动如山的缓缓游到琉璃的旁边,拿鱼鳍蹭了蹭琉璃。
我好像听到了晴空之上传来了鸟儿撕心裂肺的哀嚎。 是错觉(立刻)。
游里,可怜的小游里,作为一条鱼吃着鱼食,默默的游到了一边。

评论(5)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