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风雨平生(十二 完结篇)

斑走到了柱间的身边,柱间跪在了湍急的水流中。他想要伸手去触摸柱间,就算只是将柱间脸上的雨水擦干也好,就算只是将柱间扶起也好,可是他的手穿过了柱间,在空气中形成一个无奈的攫取的动作。柱间没有看到他,柱间的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倒地的斑的身上,然后他摊开双手,看着自己干净的,一滴血迹都没有的手掌。
斑知道自己正陷入一个幻境,那是当然的,他不可能真的回到过去,回到终结的那一战里,更不可能重见那一场雨。可是那幻境不是月之眼,不是他所知道的任何一种幻术构建的幻境,好像只是要让他当一个普普通通的旁观者,去看那些已经发生过的,已经无法改变的事情一样。
斑讨厌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可是他的确无能为力,他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能。他只能看着变换的幻境,看着其中的柱间,只是看着,就连一瞬间的触及都是不可能的,都只是奢求而已。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陷入这样的幻境,似乎那只是为了让他痛苦一般,又或者那是为了让他知道真相——关于柱间的,被掩盖在无数刻意伪装之下的真相。
即使那个真相并不是他能接受的。
他看着他们的离别,看到柱间奔跑着像是有人在身后追赶。他看到柱间在溪水中清洗自己的双手,双眼中只有名为绝望的情感,他看着柱间的鲜血流在水中,缓缓晕开又很快的消失不留一丝痕迹。他无言,只能看着,柱间从未告诉他这些事情。
他甚至一直都没有发现,就像是被蒙蔽的愚者一般——他也的确是愚者,对一切都一无所知,似乎是一个瞎子一个聋子。
斑看到柱间回到木叶被人质疑,看到他向扉间据理力争让扉间答应将斑的尸体火化后下葬——扉间最后是阳奉阴违的,斑知道。可是柱间不知道,柱间被蒙在鼓里,被各怀鬼胎的其他人隐瞒着。他以为那个坟墓的确是斑的坟墓,而杀死斑的人真的是他。
柱间倚靠在墓碑上,他的手指描摹着石碑的纹理而石碑上没有斑的名字。柱间的手很稳,即使在喝了酒以后也是一样,他的双眼迷离又清醒,他一直坐在斑的“坟墓”边上直到天明,天地高阔,夜露清寒染湿了他一身白衣。
斑看到柱间在他的葬礼上发言,他似乎想要让所有木叶的居民都认为斑是一个英雄,可是所有的人,男女老少,更不要说那些长老,他们的脸上都是满满的不以为然。而柱间站在高台上宣读祭文,也不知那究竟是谁人的手笔。柱间的声音在风中又高又急,简直像是秋天的虫子,颤抖而且过分凄凉了些。
他说“生前既不可想,身后又不可知”,他说“从此天下,再无知音”,斑可以听到有人在偷笑着说柱间沽名钓誉,斑知道柱间一定也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而柱间不会辩解,他也无法辩解,他只能任自己的声音飘散在风中,就像是他所说的一切没有人会去聆听一样。
这一次斑听到了,真真切切的听到了。
他无法去告诉他人柱间心中的真情实感,他无法对柱间说他其实还活着根本没有死去,他连握住柱间发白的颤抖的手都不可能。他什么都做不到,何况造成一切的悲剧的人是他,一切的起因是他被黑绝所欺瞒,又导致了之后的事情。
斑看着柱间,一直看着。
他在颤抖,在动摇,他本是不会动摇的因为他的心里还有更重要的东西,他将月之眼视为拯救世界的唯一途径,他确信自己能把所有人从一直以来互相伤害互相仇视的怪圈当中拯救出来,可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了一切的真相,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根本是无用功,根本就是在为某个更加糟糕的结果铺路——这个时候也只能放弃了。
也许柱间才是对的,他在迷惑之中想,也许柱间才是正确的,可是他为什么不愿意尝试柱间的方法呢?他是那么的偏执以至于只相信自己的做法能够成就一切,此时他又发现自己的偏执带来的后果。
幻境不能给他任何回答,只是将一切播放着。他看着柱间和一个个攻击木叶的、攻击柱间的刺客搏斗,他看到柱间的身上明明有着伤口却被他用尽心力的遮掩起来好像任何事情都不曾发生。他看着柱间逞强,而代价就是他自己的生命。柱间正在死去,就像一开始他就没有求生的欲望,斑在看着柱间正在杀死自己。
他知道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他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而他会怎么办呢?他想着如果可以他要去劝阻柱间,让柱间休息,让柱间去治疗。
另一个声音嘲笑着:难道罪魁祸首不是你自己吗?
因为宇智波斑离开了,在此时木叶是最虚弱的。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在之前战斗过,现在的千手柱间是最孱弱的,要杀死他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如果他是敌人的话,斑想,他也会这么做,在这个时候动手。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握紧了双手,用指甲都几乎断裂的力道,可是他什么都改变不了,因为这是幻境,他触碰不到任何人,他影响不到所有人,他简直就像是一个幻影一般无用。
然后,他看到柱间进入了医院。
那时候的柱间到底是担负着怎样的痛苦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柱间是一个多么讨厌医院的家伙,可是他最终还是坚持不住了,最终还是示弱了。他看到柱间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得像是医院的墙。
他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他会被感情驱使见柱间最后一面,他曾经几乎是愤怒的想要指责自己感情用事,可是现在他庆幸自己一时间的心血来潮。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就不能见到柱间的最后一面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
他看到自己坐在了柱间的床边。
他看着日子一天天过下去,看着在自己和黑绝密谋的时候柱间是怎样的做下了决意。在之前他一无所知,而现在他想要过去,给那个太过愚蠢的自己一掌。
柱间从来就不是一个傻瓜,他只是心甘情愿的被蒙蔽,仅此而已。
在斑不知道的时候,柱间是怎样获得了“命不久矣”的讯息呢?他是那么的眷恋人世间,那么的想要活下去。斑曾经不知道柱间在喝下药剂的时候会感觉疼痛,不知道柱间会在夜晚失眠然后抱膝看着窗外的月亮,不知道柱间也会做恶梦,梦境中是斑一次次的倒下的场景。现在他则知道了一切。
在知道一切之后,他又怎能对柱间抱有哪怕一丝的怨怼呢?
斑终于知道,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柱间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柱间早已听不到他所说的东西,怎样的美味或者难以下咽的食物对柱间来说都是一样的无味。柱间闻不到任何气味甚至连触摸物体的实感都不再存在,柱间就像在一个玻璃的房子里看着外界,做出一切反应都是困难的。
在过去某些时候他会在想柱间为什么这么迟钝,是不是已经对他心不在焉了,然后他会嘲笑自己这个样子简直好像是一个怨妇。他的心里有着疑惑可是他从没有想过探究,因为那个时候他还以为柱间可以恢复到最初的样子,他以为柱间会痊愈的,他以为他们还能回到最初的样子,他欺骗自己。
其实一切都是覆水难收。
他看着柱间倒下,他难道没有注意到柱间瞬间空洞的眼睛吗?明明在之前是那么的明亮,简直就像是在发光一样,可是之后呢?他不顾身后将自己击晕的黑绝就要冲上前去扶住柱间,他的手是这样的颤抖以至于根本没有触及柱间——而同时他还是什么都碰不到,像是鬼魂一样什么都碰不到。他看着柱间倒下,倒在终末之谷的草地上。
这一次倒下的人变成了柱间,而斑的双膝落地,他像是对此恍然未觉一般的看着柱间的脸。他知道之后发生的究竟是什么,而他无法阻止。
他无法阻止柱间奔向最后的结局。
某个瞬间某个阴谋家某个忍者仰起头来,雨水顺着他的脸颊缓缓流下而天空晴朗万里无云,来往的人潮都只是从他的身上穿过就像他一开始就不存在一样,他的确一开始就不存在。他听着柱间喊出了最后一句话,那像是一口在他的耳中敲响的钟,而他看着柱间下葬,看着一缕青烟袅袅升起。
他看着一切的故事通向终结。
然后他回头,看到在身后站着一个老者,他的目光掠过老者,直直落在老者之后肃手而立的柱间身上。柱间比起秽土转生的时候多了些人气,但看上去像是过去那个在生与死边缘徘徊了许久的柱间。他看到柱间不自然的消瘦和苍白,就像是他看到柱间闪烁的眼神一样,他想要过去将柱间抱住,可是他发现自己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真是讽刺,现在拥抱柱间之前他还需要先去寻找一个理由。
“柱间……”他说,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也许他需要道歉?可是道歉毫无用处只是犯错的人用来安慰自己的工具。除此之外他又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他受人蒙蔽,他被人欺骗可是别人铺了一条路选择走上去的人是他自己,他无可辩驳,他也不愿推卸责任。是他选择了背离木叶,他选择了欺骗柱间,他选择了……
他不想将属于自己的责任推卸到他人身上。
柱间的所作所为却令他震惊,在幻境中,在那个老者的身边柱间冲了上来抱住了斑,柱间将脸埋在斑的颈间。斑僵硬着手按住了柱间的头,他能感觉到柱间的温度。

柱间心脏的鼓动和温暖,他全都能感觉到。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斑……”柱间这样说着,斑可以感觉到柱间的颤抖。他想过很多柱间的反应,可是他从没有想到柱间会这样的抱着他,毫无怨怼的表达着深切的爱。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一点,更不能奢求。
而老者露出一种不知道应该说是欣慰还是悲伤的微笑,他说:“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宇智波斑,千手柱间。”他们不知道老者是谁,但是老者的话有种非同寻常的说服力,这么说着老者根本没有给他们拒绝的余地。
同时他们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那是在很久之前发生的,很长的故事了。柱间和斑仔细听着,面前的老者则是将一切娓娓道来。这个故事是关于六道仙人的两个儿子因陀罗与阿修罗的,他们是怎样从兄弟缓缓走向陌路甚至敌对的。
柱间和斑都从中听到一丝熟悉的味道,也许那就是他们的过去,也许那就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终结。原来一切都是命运,他们都不相信命运,可是在最后都陷入命运的彀中,都被命运的手玩弄了。
阿修罗是千手一族的先祖,因陀罗是宇智波一族的先祖——柱间是阿修罗的转世而斑则是因陀罗的转世。那是镌刻在血脉和灵魂中的诅咒,阿修罗与因陀罗两族永远都是相互敌对不死不休的,这是命中注定。但他们其实违背了命运,因为他们之间早已建立了更加深厚的连接,也正因如此才需要黑绝的挑拨。
他们感觉痛苦,然而越是痛苦他们的手越是紧紧握在一起,像是永远都不会分开一样。老者——他们自然可以看出那位老者就是六道仙人,他看着两人紧握着的双手,不知不觉勾起一丝微笑来。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可是一切都没有结束,一切都还有转机。
柱间看着斑,他的脸上浮现出挣扎的神色,一会儿之后才说:“我没有恨你,你也只是受人蒙蔽……可是如果有机会的话,如果还有下次的话……”柱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斑很快的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斑只能点头,他凝视着柱间的脸,欲言又止。
柱间大约也能猜到斑究竟想要说什么。
他们并未给予对方哪怕一个承诺,但是他们都很清楚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如果真的存在什么“下一次”的话会发生什么。他们大约不会相互隐瞒而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将一切全部说清,在之后共同去解决将要面临的一切问题。
而后,两人在战场之上苏醒。
辉夜姬已经被击败,秽土转生的人则一个个回归冥界。柱间与斑面面相觑,心中自然有着不舍,扉间不知道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无法插嘴,他只能看着柱间和斑交谈。可是有什么不一样了,即使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这一点。在听到疑问之前柱间开口:“我们之间已经互相理解了,扉间。”
柱间在笑,扉间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兄长这样轻松而发自内心的笑容了,于是他也不由微笑,解除秽土转生之后离开人世。
如果您感到幸福的话,他想,怎样都是可以的。
最后的最后,柱间和斑共同结印,两人消失在光明当中。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