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不识爱的悲哀之龙

扎克轻轻靠在龙的身上,恶龙坚固的甲胄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它伸出长尾将自己的主人(半身)包围在内,就像是一只守护的手一样。在他开口前巨大的头颅蹭了蹭他的脸庞,龙发出了轻轻的嘶吼。
“我忘记了什么东西,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扎克说,他的声音有些过分的嘶哑了,如果不是恶魔不会流泪,或许会被人错认为他曾经哭泣,“我应该记住的,明明应该一直记得的,可是现在想不起来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霸王龙又一次蹭了蹭扎克的脸,前爪拍了拍他的后背,给人以安慰的错觉——可惜,错觉也只是错觉而已,作为恶的龙是不会安慰任何人的。
那又是真的吗?
他们是共生的恶龙,是一心同体的邪恶,是抱有憎恨的精灵和内心只留存疯狂的人类,是为了他人的悲哀露出笑容,为了他人的痛苦喜形于色的恶魔。他们的头顶是盈满血色的天空,他们的脚底是累累的白骨。
他们身处的,是即将迎来终末的世界。
“我忘了什么东西,”他急促地说,手中的卡片几乎散落在地上,“很重要的东西,那应该是……”然后他的话语被打断,从远处奔跑而来的是美丽的勇者,是看似娇弱,与“勇者”之名截然不同的少女。
她的手不应紧握利剑,与她相配的只有世间最为绮丽的鲜花。
勇者的脸上满是决然之色,像是下了什么悲伤的决定,她踏前一步,龙甩了甩尾巴,而扎克站了起来。他不想说话,或者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面前的勇者他应该是第一次见到,却莫名的有种相识许久的错觉。




扎克没有过去的记忆,没有成为霸王龙的半身以前的记忆——不过那说不定是好事,因为说到底记忆只是一些无聊的东西。他很清楚自己曾经遭遇过什么:怀疑,痛恨以及狂热的期待,他像是斗兽场的野兽、奴隶,被人观看着希望他将自己的敌手撕咬出血。
他回应了所有的期待,他像是空虚的洞穴是空白的纸张,对于破坏的渴望塑造了他的骨骼对于伤害的期盼凝结了他的肌肉,他寻求着战斗就像是所有人一样,裹挟他的是胜者对败者无情的践踏——于是霸王龙在仇恨中诞生,扎克在期待中诞生。
——你所期待的是。
——世界的终结。
扎克曾经听见过无数的斥责,从诞生他的人的口中说出,更是讽刺而且惹人嗤笑。他被叫做恶魔,他也慢慢相信了自己就是恶魔,是空中盘旋咆哮的毁灭的魔龙,是带来灾厄的存在。
【因为回应人们的期待而产生的怪物,最终也会连着人们的期待一起,将一切都毁灭殆尽吧。】
扎克没有过去的记忆,霸王龙也不知道过去的扎克,它只知道在本不应该存在的幻梦中扎克会说出怪异的言辞,可是它无法理解。它是背负着恶意出生的,它不明白除了憎恨之外的任何情感——但即便如此,依旧明白了,所谓守护扎克这件事吧。
每一次,每一次扎克从支离破碎的幻境中惊醒的时候,霸王龙都会将下颔搭在他的头上,听着恍惚的扎克诉说在梦境中看到的东西。
每一次扎克都会提到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女。





那大约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久到沧海桑田无数次的变迁,直到一切都支离破碎,无法辨认真实的样子。扎克早已无法记住那是在一个怎样的午后,阳光是怎样的照射在柔软的青草上蒸腾出怎样的芳香,他甚至无法想起少女向他伸出手来的时候,笑容比起阳光更加的明媚。 那是在世界迎来毁灭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勇者的脸上,是无尽的坚冰——她在痛苦,但是那又是为什么呢?扎克无法理解,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着奇怪的感觉,如同左胸被狠狠贯穿,拔出武器时鲜血淋漓,又有风向着空洞穿梭,连原本并不存在的心脏也随之一起麻痹。
“我的名字,叫做蕾。”
“我的名字,叫做蕾。”
“我的名字,叫做——”
最初是从哪里开始的呢?无数梦境循环往复,少女无法看清的容颜逐渐由喜悦变为悲伤,而慢慢的,慢慢的覆盖上了亘古不化的严寒。
她的手上,拿着的不应是利剑,而应该是世界上最为妍丽的鲜花。
是的,她拿着鲜花,在微风吹过的草地上伸出手来,微笑着,微笑着……
“你就是那个很厉害的决斗者,扎克吧!我是你的崇拜者哦,我的名字,叫做蕾。”
那个时候,扎克听到的是在微风中,千万朵花一同绽放的声音。



你不是其他的任何人,我不是任何的其他人。
面前的勇者斥责着恶龙为一己之私而想要毁灭的念头。
面前的少女赞叹着扎克精湛的技艺和温柔的决斗姿态。
“你的败北已经注定。”
“你一定会胜利的吧。”
邪恶的龙向着勇者露出冷笑。
温柔的决斗者抬手摸了摸少女的头。
“会败北的人是你。”
“嗯,我会加油的。”
向着天空盘旋的,毁灭的魔龙,勇者举起了剑——




那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发生的故事了。
关于一个女孩遇上了一个男孩的事情。
男孩是一个知名的决斗者,女孩崇拜他,也爱着他——然后两个人相遇了,也就顺理成章的坠入了爱河。
到了这里的时候,故事本来应该已经圆满了吧,然而……
对于扎克的恐惧之言,她是如何回答的呢?
因为精灵的声音而恐惧的,对于自己的变化而恐惧的,对于记忆的消却而恐惧的……无数的话语汇聚成线,将巨大的网络串联起来,在一切虚假的背后就是真实。
因为,变化的到来不是毫无预兆。
所爱之人渐渐陌生也是,而一切都在那次决斗之时发生改变,那本应该是失误的对于某个人的伤害,成为了炸弹的引线。
人都在渴求什么,暴力的伤害,无情的破坏,毁灭和创生,即使并不是邪恶的存在,偶尔也会有损坏什么的冲动的吧。那是无关紧要的,那本是无关紧要的。
而并不成熟的技术本就容易带来伤害吧,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在这个场地上完好无损的,总是有人受伤,这样的事情早已习以为常了吧,早就,不是什么应该被担忧的事情了。
可是——
越是干净的东西就越容易变得肮脏吧,就像是最容易染黑的是洁白的纸张,只要一点小小的污迹就会变得面目全非。
蕾唯一能记得的是回到家中之后扎克近乎崩溃的嘶吼,他说着自己伤害了一个人,他伤害了一个人——他不想的,只是一个失误,可是终究是……而那个时候她是怎么回答的呢?
“不用自责了,这并不是大事啊。”
于是,天崩地裂。




扎克的记忆是慢慢消失的,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偶尔的忘记自己埋伏了什么卡片,然后变成了忘记带上必要的物品。无数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他记不住曾经发生的和正在发生的事情,只知道……伤害面前的对手是正确的行为,是被他人期待去做的。
他开始忘记更多的东西,比如温暖的阳光,亲切的态度和微笑,慢慢的扎克变为了无情的决斗者。这一切都是慢慢发生的,缓慢,却如同时间的流逝一样坚定不可逆转。他忘记了很多的东西,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做人的原则,他忘记了蕾的名字。
无数次的,蕾重复着,想要将他挽救出来,然后迎接的是更多次数的失败。
在不辞而别之后,最后的最后,是恶龙与勇者在高塔之上的对决。



于是,终结的时刻到来了。
在无尽旋转的阴云当中,美丽的勇者高举纤细的手臂,她的头发在狂风中纷飞,但即便如此她的眼神依旧坚定,一如往昔。
她在光里,在闪耀的雷电里,在绝望和希望交汇的地方,在世界四分五裂的中心,看着恶龙熟悉的脸——一直都在看着。
“不识爱的悲哀之龙啊!”
我深爱着的人啊。
“我将用自己的生命将你封印。”
如果,真的存在来世的话。
“愿你在美梦的深渊中永眠。”
我们……





而恶龙看着勇者,在说出仇恨之言的同时,顺着眼角流下了浑浊的泪水。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