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游戏王的无尽食欲

即使很久之后,在回想到有关于那件事情的时候,首先跳入不动游星的脑海的,便是——那一个晴朗而和平的,一如既往的星期天。


Part 1:石泽启太


闹铃鸣响在早晨十点,阳光早已透过并不厚重的窗帘平静祥和的平铺在地面上。从温暖的被窝中钻出一个棕发蓬松的头,同时也伸出了一只手去将闹钟按停。游城十代像是在这之前的每一个无所事事的星期天一样苏醒,这便是维持了几个月的常态。
叼着满是泡沫的牙刷他看向备忘录,有些惊讶地发现在其上赫然写着去中餐厅参加与老同学石泽启太的聚会。他当然记得那个开朗的老好人,即使在高中毕业之后两人走向了不同的人生道路,也并不代表两人多么的疏远。
他想到刚收到邀请的时候,那还是在几个月之前,同样的“那件事”也还没来得及发生。那个时候他还是在发掘古迹的第一线奋斗的考古学家而并非是在大学里赋闲的,身体有些问题的历史系教授。
现在想起来,一切都似乎有那么一些物是人非的错觉。
当步入中餐厅的同时十代看到早已在桌边等候多时的石泽,同样映入他的双眼的是坐在一旁正垂头敲击键盘,不知道正在干些什么的不动游星。十代看着游星,后者的精神状态似乎有了缓和,只不过依旧带着几不可见的恍惚。他一屁股坐在游星的旁边压低了声音询问道:“游星,你现在怎么样了?”
游星勾了勾嘴角,那对于他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一个笑容,他看着十代仔细思索,过了一会儿才轻声开口:“大约算是冷静下来了,不过腿脚还是不如过去灵活,普通的步行没问题,只是应该没办法跑步……”
十代了然地点了点头,终于将注意力放在了笑着看向他们并抬手打招呼的石泽身上。石泽的态度一如既往,只是他的脸上带着一些不易察觉的疲倦,眼神也是涣散的。十代皱了皱眉,不过并未对这样的异常有太多的在意,他用着几乎可以被确诊为调笑的语气说道:“石泽你这是怎么了?一脸睡眠不良的样子,难不成是昨晚上熬夜决斗了吗?”
石泽苦笑,在他说出什么以前,带着笑意的明亮的嗓音响起:“会熬夜决斗的只有你了吧十代教授,每次都还要拉上我……”十代侧了侧头,看到从门口走进两个较为年轻的人,其中一个大约是大学生模样,另一个个子显得有些娇小,都是同样的脚步轻快表情轻松。他站起来冲着他们招手:“游矢,游马,你们也来了啊!”
作为十代的学生,榊游矢经常跟着十代一起发掘古迹,虽说大部分时候干的都是一些打下手的活,事实上也有了不少的知识积累在其中。而九十九游马同样是一个从小就跟着父亲一起东奔西跑的,在“那件事”发生的时候他同样在现场。
“是啊,不过亚图姆先生怎么没有来?他也应该收到了邀请才是啊?”环视一圈之后游矢问,也是在此时心不在焉的石泽才反应过来。他点了点头,将游矢的问题重复一遍。亚图姆是他的远亲,无论从哪里看亚图姆根本不应该有迟到这次聚会的理由。
“哦,这个啊,”十代拿起手机,翻出短信之后晃了晃,“亚图姆那家伙,说要帮游戏搬家,所以不能来聚会了……管他,我们先吃着。”石泽的脸上有点不好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十代总觉得那怎么看都不像是对亚图姆的不满,只不过更深一层的意义他就无法解答了。
在与石泽无意义的寒暄之后,游马和游矢两人拿起了菜谱,肩膀挨着肩膀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不知说些什么。游星斟了一杯茶递给脸上疲惫之色更重的石泽,用一种担忧的语气询问:“怎么了石泽?今天看你的状况似乎很不对劲。”
石泽接过茶杯,手指无意识摩挲着杯沿,过了很久之后才强笑着开口:“没事没事……啊对了,游星,等会儿能不能……就是……找你谈论一下……我说过的,有关于正在跟踪报道的事情?”
他吞吞吐吐的态度引起了十代莫名的怀疑,那是一种近似于全无道理的直觉,但十代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皱了皱眉问道:“石泽你要说什么现在说吧!说不定我也能帮上什么忙呢!你说是吧,游星?”游星虽然不知道十代为什么要这么坚持,不过他也跟着劝说石泽:“是啊,有什么现在说吧。”
石泽摇了摇头,脸上是一种想要隐藏的东西暴露在他人眼中之后的苦笑,他大约是斟酌了一下语气,斩钉截铁地说:“不,不用了,这个话题挺影响食欲的……所以还是在吃完以后再说吧……”
十代啧了一下,眯起了眼睛,语气严肃了下去:“如果不把话说清楚的话,不会连饭都吃不好吗?反正离上菜还有一点时间,还不如快说完呢!”游马只是嘀咕一句“到底是什么事情”,语气中带着好奇,又凑过去看游星的电脑,倒是游矢跟着十代一起劝说石泽:“是啊石泽先生,对着饭菜反而更难说明了吧?”
石泽抬起一双眼睛看着三人,此时即使是瞎子都能看出石泽身上的怪异之处了。那双眼睛看上去有些过分冰冷了,简直就像是有什么危险的野兽正透过石泽的双眼观察他们——然而那样的感觉也只不过是一闪即逝,因为下一秒石泽的眼神又恢复了之前疲倦而且涣散的样子,就像是他们三人都一同产生了幻觉一样。
大约是感觉到了在这一瞬间过分凝重了些的空气,游马抬起头来左右看了看,在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时候又一次低下头去。
石泽抬手叫来了服务生,在服务生向着他们走来的时候,他短促地说:“不是我不愿意说,只是实在难以启齿,还是等下再说吧。”十代和游星、游矢对视,三人都有些局促地点了点头,决定先吃完再说询问的事情。
所有人都能看出“现在的石泽和平时不一样”这一点。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石泽是一个非常活跃的人,平日在餐桌上也总是担负起让气氛变得热烈的工作。但是今天的石泽简直古怪到了极点,在上菜的那一刻他便拿起筷子,一言不发的只知道向着自己的嘴里塞进各种各样的食物,令人怀疑他是不是根本没有经过咀嚼就将所有的东西吞进肚里。
如果仅仅是这样,或许也不能算得上是什么太过于严重的问题,可是当所有人放下餐具看向他的时候,石泽却恍若未觉,依旧是将食物不停塞进嘴里,好像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一般。在没人和他抢夺食物的时候,他甚至端起了盘子,把滚烫的菜倒进自己的嘴里,连嘴角发红起泡都不管不顾。
“石泽先生他是不是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啊!”游矢惊讶地轻声说。十代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道:“没关系慢慢来就好了,现在没人跟你抢。”而石泽依旧对此充耳不闻。“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游星上手去推了石泽几下,石泽却巍然不动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近乎被强迫的将更多的食物送进自己的嘴里。
游矢终于无法忍受,站起来一把抢走了在石泽面前装满了食物的盘子,可是石泽仿佛没有发现一般,抓住掉在桌上的食物,抓住别的还有食物的盘子不停吃着,就像除去进食他不能做其他的任何事情一样。
游马听到了什么声音,如果一定要详细描述的话,就像是有一张嘴正在什么地方大口的咀嚼着坚硬的东西,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咯吱声。他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听见这样怪异的声音,但对他来说这声音响亮到了全然无法忽视的地步。
那声音是从桌下传来的,越来越清晰,而石泽进食的样子也越来越狂暴。游马一把抓起桌布的一角将其掀开,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在其中怪异至极的一幕——石泽的腿部开始消失,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有张血盆大口在将他慢慢的吃进腹中一样。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就是石泽的双腿消失时发出的声音。
在游马能够看清一切之前十代一把拉住他,用了现在自己能用出的最大的力气将他甩在了自己的身后,而游矢伸出手去紧紧捂住了游马的双眼。除去游马以外的其他所有人都看见了,石泽正在渐渐的消失,他的腿正在慢慢不见。
“十代哥?怎么了啊?”游马困惑的声音响起,他的眼睛依旧被游矢捂住,所以没有看见面前那诡异得不似人间所能有的一幕。十代强忍住内心的恐惧和恶心,压抑着语气中的颤抖说:“没,只不过石泽那个样子太难看了,要是等会儿吃不下饭团可别和我抱怨啊,游马。”虽然知道十代说的话不尽不实,游马也只是乖乖待在原地。
十代咬牙举起椅子,向着石泽的头上狠狠砸去,但是好像在他们之间有什么屏障一样,椅子背摊开了,而游星试图观察石泽的异状,却无法理解。
石泽一直在消失,但即使他的下半身已经消失殆尽,他只剩下了手和头颅,他只剩下了那张嘴,他也依旧在吞噬着桌上的一切。
当只剩下那张嘴的时候,石泽,或者曾经属于石泽的那张嘴低声嘟囔着“我还要吃”,然后向着不动游星扑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十代一把推开了游星,而那张嘴依旧直挺挺的向着十代的方向飞来。距离早已到了无法闪躲的地步,十代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张嘴越来越近。可是就在那排整齐而结拜的牙齿即将碰到他的时候,化成了烟雾消失殆尽。
游星一个踉跄,还不能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做出反应:“十,十代——石泽?”
石泽消失了,就像是一开始就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一样。
“游星,你没事吧?”十代询问,依旧惊魂未定,虽然那张嘴消失,可是依旧有警报在他的脑海中鸣响就像是火车的汽笛。游星摇了摇头,又马上冲过去上下打量着十代,冲口而出的像是责备:“我没事,但是十代先生你太乱来了!”
“没事啦,既然消失了就代表没关系吧?倒是,好像有人看过来了。”
的确,这里的骚动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过大约是不幸中的万幸,他们所选择的是一个角落,还有柱子挡下了大半的注意,没有人看到石泽的消失。服务员向着他们缓缓走来,脸上带着困惑:“是出了什么事吗?客人?”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