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复仇者:明日之隙(2)

第二章:死里逃生
Tony从嘈杂而宁静的梦中醒来,惊讶的发现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你很幸运,”女人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依旧年轻的黑寡妇看着他,语气淡漠,“我们没办法给你重新制造一个反应堆,又不想让看着你死,所以就在这么简陋的地方给你做了心脏手术。谁都没想到你能活下来,你好像一直都能死里逃生。”
“也许是因为我是天才?”Tony咳嗽了几声自己摸索着从床头拿了水杯,喝了一口之后才继续,“很高兴见到你,Natasha。”
Natasha站起来看着Tony,一时间有点不知从何说起的悲哀,Tony不过五十出头,看上去却像是一个耄耋老者,在手术时他的心脏曾数次停跳,没有人觉得他能活下来可是他依旧挣扎着活在这个世间——带着一种莫名的颓唐。她叹了口气:“Winter在偷袭奥创之城的时候发现了你,然后把你带回了我们的据点。放心,我已经检查过了你的身上没有追踪器。”
Tony没有说话,只是手指收紧,握住杯子好像要这么把它捏碎——然而在场的无论是谁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太虚弱了,根本做不到这点。
“我把你带回来是因为你还有用,并不是因为原谅了你的作为。”Bucky走了进来,看了看即将流完的吊瓶中的药液,又抬手换了一瓶。Tony点头,语气也是平淡的:“知道,你的铁臂,让他们调整一下左换向器,云母片已经因为过度使用突出了。”
Bucky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正要离开时他回头,不自觉带着一些叮嘱地开口了:“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是Tony·Stark,在这里这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名字——尤其是对那些失去了亲人的人来说。”而这里的所有人都失去了亲人,都失去了重要的人。
Tony点头而Natasha,走了过去,她和Bucky交换了一个吻,他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这一次进攻奥创之城他们得到了许多重要的资料。Tony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左手拇指不自觉摩挲着无名指的指根,在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他露出了一个苦笑。
在他以为自己快要死去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决定——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拯救他们自己,他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James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有关他失眠的事情,Tony也许猜到了,只是他从来没有承认过。
他并非所有孩子中年龄最大的那一个,但是他的记忆却总是最清晰的,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还记得昆式战斗机飞行时引擎的响声,以及惊恐的哭喊和狂怒的咆哮。每一个夜晚他都会被这样的梦境困扰,无法安心入眠。
只有在天色渐白的时候他才能睡着,虽然每一次都会在梦中被叫醒,他的伙伴们不知道这一点,只是指责着他的怠惰。
他的确是怠惰的,他不喜欢整理自己的房间就像是任何一个普通的男孩一样,他不愿和同伴一起参加训练,他说那是没用的。但其实他自己偷偷的躲在运动场里一遍遍看着父亲的战斗录像学习着使用盾牌。
他的父亲是美国队长,Tony很认真地告诉了他美国队长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不过Tony从未要求过James成为下一个美国队长,但是James还是接过了能量盾。这大概是一种血脉里流传的东西,有关于正义感和责任感的——还有其他。
然而James知道自己和美国队长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他也在努力让自己和美国队长不同。
睁开眼睛的时候,James看到了许多的人。他在Tony的那些老电影和资料片中见过他们——美丽的女人是黑寡妇,背着弓箭的是鹰眼,手中握持着盾牌的是他的父亲美国队长,而他正躺在一副铠甲上面,那是Tony的铠甲,是“骑士”的铠甲。
“你醒了?那就快放手,听到了没有?小子?”
James触电似的跳起,看到Tony缓缓起身拍了拍铠甲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用一种他从未在Tony脸上看见的表情对着他。他从未见过Tony不耐烦的样子,即使那是年轻了许多的Tony,James觉得有些委屈,而这些情感在Tony问出“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来到这里有什么目的”的时候全部爆发。
他又一次丢脸的哭了出来,他的头重重的撞在装甲坚硬的腹部,他的手触及的也只是冰冷的金属但是他不在乎这个。Tony手忙脚乱的想要将他推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做不到,他只能拍拍抓住他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孩子,低声安慰。
他真的不擅长这个——而他的好队友们,在一开始的确认真对待这个未来来客,提防着可能发生的问题,现在则全部都在看戏。
“孩子,孩子?”接收到Tony的目光Steve也不能视而不见,他蹲下身拍了拍终于止住哭泣但是还在打嗝的James,对他说,“好了冷静一点,你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与此同时他惊讶于那双眼睛,和Tony很像,他想,除了是蓝色的。
James沉默了一会儿,他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他到了这里并且看到了复仇者们,但是他必须说因为这是他未曾谋面的父亲问的问题。他想了想,说:“因为一个石头,我,我碰到它的时候就昏过去了,然后我就到了这里来……”
“时间之石,”Tony很快得出了结论,“你被那个东西送到了这里……但是是怎么——”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蠕动着嘴唇像是骂了一句脏话,看在身旁依旧站着Steve的份上没有出声是很明智的选择。James能看出在某一个瞬间Tony有些不安而Steve一定领先于他看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他的父亲将手放在他的监护人的腰上。
这很……奇怪,他不会这样去安慰Azari,也不会这样安慰Henry,更不要说Torunn了。在看到他的目光时Steve迅速将手放开就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然后,掩饰一般的,他问:“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James不认为自己说出真名会是一件合适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这样的感觉从何而来。在他发现之前他已经脱口而出:“James·Stark。”
而他面对的是两个目瞪口呆的复仇者。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