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SRB圣诞】假设我们过了一个圣诞

关键词:海水

 @黄金矩形学习研讨会 


阅读注意:

1、ooc

2、沙雕

3、疯狂跑题





“这是什么?”杰洛眨了眨眼睛,指着面前的盒子将问题重复了一遍。

当然,显而易见的那是一个礼物,用蓝色的,带着星星的包装纸包裹起来的立方体,或者长方体小盒子,拿起来摇晃的时候还可以听到内容物碰撞的声音。不过那也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礼物到底代表着什么,乔尼又是到底为什么要在这个时机送给自己礼物,一瞬间从杰洛的脑海中大约翻滚过七八十个想法,每个想法代表一个可能性。

乔尼正在火堆的边上借着火光清洗餐具,他从水壶里倒出一点水沾湿软巾然后去擦拭留下了酱汁的地方,虽然之后还是需要流水冲洗,不过现在姑且做出这些处理就好了。听到杰洛的问题之后,他终于抬起头来,这回他也困惑了:“杰洛,你不知道吗?明天是圣诞节。还是你更喜欢把礼物塞在袜子里这种做法?我是不介意,但是你恐怕没有那么大的袜子。”

啊,对哦,杰洛这才恍然大悟,今天已经是十二月二十四号了,明天就是圣诞节。考虑到他们已经至少十天行进在渺无人烟的荒野之中,他相信对日期迷惘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不过乔尼的小本子,那本充满了“秘密”的笔记本里说不定还写了日历,甚至是万年历。乔尼记得什么都不奇怪,他们每次到了集市采购的时候乔尼总能迅速掏出笔记本说出他们缺少的东西,他都已经习惯了,这大概算是乔尼的怪癖。

不过在一瞬间杰洛产生了一点被背叛的感觉,不,那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东西,只是,好吧,乔尼你这个臭小子,既然记得圣诞节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一声?我可什么都没有准备。下一个瞬间,在看到乔尼的表情的时候,杰洛才确信自己好像是将这样的抱怨说出来了,哦,这可太糟糕了,如果能有个排行,这大概就是杰洛人生当中最尴尬的时刻,之一,大概吧。

乔尼没有笑,可以理解,他的这位同行的旅伴的确很少笑,不过这也不代表他不知道乔尼想笑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表现——看吧,乔尼将眼珠转向了左上,那是他开始考虑理由了,他的嘴唇抿在一起,接着又变成了犬齿咬住口腔里的软肉的状态,马上乔尼的眼睛就弯了起来,然后用着几乎可以说是轻快的,和平日竭尽全力的语气截然不同的语气说——

哦,他当然没有说什么“我以为你会记得”之类的话,让杰洛觉得自己好歹保住了一点面子,虽然杰洛也不知道“因为提醒别人送我礼物挺奇怪的”这种话到底算不算默认他会不记得圣诞节的事情,不过朋友之间要互相宽容,他也不打算斤斤计较乔尼话里的破绽。

只不过现在他要开始考虑该怎么……挽回?解决?总而言之是让这一切变得不那么糟糕。

的确,不管别人怎么说,杰洛都觉得乔尼是个大度的人,就算他什么都不送,乔尼也不会因此生气,但是那也不是他忘记了送给自己最好的朋友圣诞礼物还不想弥补的理由。尤其是当他拆开了礼物的包装,看到了里面是个小小的熊宝宝玩偶的时候——哦,乔尼,他总是这么贴心,而且他肯定也很喜欢熊宝宝。

乔尼早就清楚杰洛什么都没有准备,毕竟他们在上一个城镇或者集市落脚还是在十天前,那时候杰洛买了新的针,又换掉了自己破损的马鞍,这些东西都不能算得上礼物。不过他也不是刻意要在此时拿出礼物让杰洛不知如何是好的,但是圣诞礼物不送出去就没有意义了,天知道他是多有勇气地挤在给恋人准备礼物的人群里买下这玩意的,他的轮椅都快被挤成碎片了。

可是,好吧,说句实话他也有好几年没有正正经经过圣诞节了,在他的双腿还好的时候要和一大堆,他都错觉是半个美国的人交换礼物,或者干脆在圣诞树底下堆满了等待开启的礼物盒子。出院之后?一个都没有。收拾完餐具,他看着抱着小熊娃娃不肯撒手的杰洛,几分钟之后赶他去睡觉。杰洛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晚安,亲爱的。”

“晚安。”他回答,从自己的包裹里掏出毯子准备度过自己负责坚守的上半夜。

杰洛先回了帐篷,他觉得自己是会思考这个问题毫无睡意的,结果闭上眼睛之后他就睡着了,直到乔尼来找他换班的时候他才醒过来。乔尼毫无愧疚感地钻进已经热气腾腾的睡袋,然后把毯子递给他:“轮到你了,杰洛。”杰洛露出控诉的眼神,心不甘情不愿地爬出温柔乡,走到冷冰冰的篝火旁边。

冬天的寒风能帮助思考,在很久以前他倒是的确听到过这种屁话,不过那时候他是真的没有任何一点对于这种鬼话的信任。现在,在冬夜的冷风中,杰洛觉得自己的脑袋可能是被牛顿的金苹果狠狠砸了,以至于他居然真的想出了这么棒的点子。

第二天乔尼是被杰洛摇醒的,就像是每一天一样,守了后半夜的杰洛神采奕奕,甚至可以说精神得有点奇怪。不过那是杰洛,杰洛做出任何事情都是合理的。乔尼摇了摇头,把鞋子套在脚上,接着,只是略有恢复的糟糕感官都发现了哪里不对。他把鞋子又脱了下来,向下一倒,一个玻璃瓶子在他的面前花枝招展,里面的透明液体发出水声。

不得不说,乔尼被吓了一跳,那绝对不是什么惊喜,尤其是在看到杰洛得意洋洋的表情的时候,他知道这样大概也算对不起杰洛,可是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瓶子里没装什么好东西。

这个瓶子无疑是非常典型的那种药瓶,在医院里一抓一大把,杰洛既然曾经当过医生有这样的瓶子也不奇怪,乔尼关心的是别的事情。他拎着瓶子朝杰洛晃悠,问杰洛这是什么,而杰洛笑得像个孩子:“这个啊,是我给你的圣诞礼物。”

“哦,谢谢,”乔尼一半觉得感动,一半觉得不敢动,“但是这到底是什么?”

他决定忽略杰洛把礼物塞在鞋子里的行为,毕竟因为天气太冷他们都只能穿着袜子睡觉,如果半夜杰洛摸进帐篷来脱他袜子,就实在太奇怪了。

“这个啊,是海水,怎么样?”杰洛看着乔尼,如果是平时乔尼应该会鼓掌,为了这份别出心裁的礼物,也为了杰洛的用心,但是在这之前另一个格外严峻的问题首先席卷了乔尼的脑海——我们这里都快变成沙漠了,哪里来的海?

乔尼觉得人类之间说不定做不到互相理解,但是杰洛相信人类之间还是能互相理解的,他面带微笑,金牙在曙光之下闪烁:“我找了条河,这里的河都是要入海的,不也是海水了吗?”

乔尼想,杰洛真是逻辑宝才,那不勒斯捡到鬼了。

他拿着小小的玻璃瓶晃晃悠悠,瓶子里的那么点河水——呸,海水发出响声,这回乔尼依旧像是往日一般,把小瓶子珍而重之地收藏起来:“不错啊,杰洛,你的礼物真棒,非常别出心裁,我都没有想到能收到这么有创意的礼物。”

而杰洛笑得特别开心:“对吧,啊,你可不能盗版我的创意!哦,对了,等比赛结束之后,你也跟我去那不勒斯一趟怎么样?我再送你真的海水——那可是那不勒斯的海水。”

乔尼点了点头,表示了约定的成立。

 

 

 

 

 

 

后记(兼并未在文中写出的片段):

 

1、

圣诞节当日,在杰洛·齐贝林先生的强烈要求下,乔尼和他一起给不愿透露姓名的遗体先生举办了一场生日宴会,然后两人高兴地瓜分了烤麻雀。

 

2、

一年之后,乔尼的圣诞节礼物还是海水,虽然是那不勒斯湾的,乔尼拿着一升装大瓶不知道自己应该露出怎样的表情,最后只能由衷赞叹:“杰洛,你真是个天才。”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