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群星归位之时(克苏鲁au)1.1常暗之厢

阅读注意:

本文是JOJO第七部的耽美同人,cp为GJ,克苏鲁的呼唤au,无替身世界观。

在血腥暴力恐怖等方面应该是R18等级的,但是不确定会不会有H。

时代与原著时代相同。


本章节使用剧本非作者原创,是日系模组《常暗之厢》的魔改,虽然很抱歉但是人物行动并不全是依靠骰子决定的,而是为了节目效果选择了更加合适的行动。






乘务员打开了包厢的大门,杰洛拎着自己重量惊人的手提箱一步步蹭到了包厢里。

包厢里已经有了一个乘客,而包厢的角落放着一辆轮椅,他的手中抓着报纸,看到杰洛的时候他露出了诧异而不满的表情:“我记得这个包厢我已经包下了吧,怎么还有带别人到这里来的?你们都在干什么?信不信我把你们告上法庭啊!”

长着一张可爱的脸,性子却非常难搞,这是杰洛对这个乘客的第一印象。

“你老兄有什么不满我是不知道啦,不过我原来的座位被让给一个生病的老妇人了,别的地方也没位置,要是你真的不想被人打扰我现在下车还来得及。”杰洛啧了一声,用着平常的有些不经心的语调说,并且拎起了手提箱准备挪出门去。

乘客沉默了两秒钟,他说话的声音当中带了一点隐约的别扭:“我又不打算把你赶出去……但是不要打扰我。”

“明白明白,总之,多谢了。”杰洛摇了摇手,抓着手提箱把它甩在地上,手提箱和地面碰撞发出了响亮的声音,乘客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去翻手里的报纸。

报纸的头版头条用最大的铅字写着《SBR博览会将于五天之后举办》。

几分钟之后列车启动,服务生从餐车送来了咖啡,埋首在报纸中的乘客拿过咖啡杯,一口气将它喝干。杰洛看着他的样子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险些被又辣又苦的味道刺激地吐出来。

“这玩意也能叫做咖啡吗?”他咳嗽半天,把杯子搁在桌上,“老兄,你居然能面不改色地喝这种东西,还真是不得了啊!”虽说杰洛的本意是“你的味觉是不是出了问题”,不过他还是没有将其说出口来。

乘客觉得这报纸大概是看不下去了,他叠好报纸放在一边,然后盯着坐在对面的杰洛:“难喝是难喝,不过还是挺提神的……意大利人喝不惯美国咖啡也是理所当然的。”

“哎?暴露了?我觉得我的口音挺标准的啊?”

“……”乘客看着杰洛目瞪口呆的表情沉默了半晌,接着用一种平静到了虚假的语气说,“啊,是的,非常标准,一般的美国人肯定分辨不出来的!”

“我就说嘛,”杰洛脸上的表情转为喜悦,“你的观察力还是挺出色的嘛!”

“……”乘客又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点点头,勉强说了一声谢谢。

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几秒钟,乘客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车窗外,风景不断向后移动,离到终点站还有一段时间的距离。他看着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铁球,像是百无聊赖的猫一样把桌上的球推来推去的杰洛,带着点莫名自暴自弃地搭话了:“你也是来参加SBR博览会的吗?最近的确有很多外国人因为这个赶往曼哈顿。”

“啊啊,当然了,SBR博览会那么有名的事情可不能错过,那你呢?老兄?对了,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一直都叫你‘老兄’说实话感觉有些别扭。”杰洛将话题引开,而乘客似乎对此并不在意的样子。他又沉默了一会儿,在杰洛觉得他说不定要把这个话题跳过的时候,他才开口:“乔尼·乔斯达……我的名字。”

就像是对自己的名字抱有畏惧一般,乔尼的声音变得低了一些,杰洛把自己知道的“乔尼”在大脑里过了一遍,确定了面前的人不是从哪个监狱里逃出来的,身上背了悬赏的犯人,忍不住有点困惑。他伸出手去:“杰洛·齐贝林,这就是我的名字。”这么说着,他咧开嘴露出一个笑,似乎是要展示自己的姓名一般,亮出了金牙和其上的铭刻。

乔尼不知道是应该庆幸面前的人不认识自己,还是应该吐槽杰洛的那口金牙。说实话他只在暴发户的嘴里见过这样金光闪闪的牙齿,但是当一个人有着一口大金牙却无损于他的容貌的时候,有没有这样的牙齿其实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好的,杰洛。”最后,乔尼决定放弃思考。

在还算是愉快的寒暄之后,一阵昏沉的感觉侵袭了乔尼的脑海,在他因为突然的困顿陷入睡眠之前,他听到了重重的,杰洛的头砸在桌板上的声音。希望这家伙的头不要被砸坏了吧,这是乔尼最后产生的念头。

乔尼是被摇晃醒的,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杰洛巨大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将他吓了一跳,几乎从座椅上滚下去。“出什么事了吗?”他轻声询问,看见车窗外展露的是一片黑暗,没有任何的灯光作为照明,甚至就连月光和星光也并不存在。

“喂,乔尼,”杰洛的脸上浮现出担忧的表情,“现在这个情况正常吗?”

乔尼终于清醒了一点,他摇摇头,在察觉到列车还在向前行进的时候背后发冷:“当然不正常,如果是天黑的话火车应该早就到站了才对……而且美国……说实话曼哈顿不是什么小地方,这里应该是有灯光的,就算没有灯光,也应该有星星月亮吧?”

杰洛点头,他的表情变得更加凝重:“而且,我的行李不见了。”

“是被小偷偷走了吗?”乔尼皱起眉头来,他看了一眼车厢的角落,几乎是庆幸地发现自己的轮椅还在。虽然这么说或许有点对不起杰洛,但是这或许可以被称作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不可能是小偷,”然而出乎乔尼意料的是,杰洛几乎是立刻否决了可能存在窃贼的说法,“我的行李很重,而且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小偷应该对它没有兴趣才对……而且我记得你把包厢的门从里面反锁了吧?”

乔尼只能点头,他的耳畔回荡着列车碾过枕木发出的有节奏的咔嚓声,一下一下宛若巨兽的心跳,似乎要将人的心脏同样撼动一般,莫名其妙的,乔尼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杰洛在车厢里不停转圈,突然他抬手,从门框上撕下一张便签,在便签上面写着一句话——

只管前进吧,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是什么东西啊?”杰洛拿着纸对着车厢的光看了又看,乔尼回过头去,发现在便签的背面还有一行字:“第三个箱子里……有藏钥匙?这难道是谁的恶作剧吗?而且……杰洛你看,在门的边上有画!”

杰洛立刻丢下纸条,顺着乔尼手指的方向看去,在那里的确有一副小小的画,但是说实话,因为画面实在太小,而且还非常偏僻,如果不是从乔尼的角度,一般人是很难发现的。他对着画端详许久,然后恍然大悟一般地开口:“这个东西,好像是车厢的示意图啊!”

“我们是在六号车厢,然后七号车厢和之后的车厢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涂掉了……总之,要先去七号车厢那里看看吗?”听到了杰洛的提议之后乔尼只能点头,毕竟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可以做的事情了。见状杰洛笑了起来:“那行啊,你快点,我耐性不好。”

见到杰洛似乎没有过来帮助自己的意图,乔尼露出了一个放松的表情,他挪到了轮椅的边上,然后撑着轮椅的把手把自己翻过来坐在轮椅上。说实话对他来说最难应付的并不是那些抱有恶意的家伙,而是善意的,想要帮助他的人。他不需要帮助,那些围上来想要帮助他的人只能令他感觉到自己是残缺的,至少在别人的眼中是异常的。而那就是他尽力避免的。

杰洛看了乔尼一眼,确认了乔尼并非单纯逞强之后才打开了车厢的大门,在那一瞬间似乎一切都变得安静了起来,甚至连火车运行的声音都不复存在,然而从第七车厢传来了怪异而且响亮的噪声。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咀嚼钢铁一般。

“怎么办,还要去看吗?”乔尼轻声问道,一种本能之中的,大约可以被称作恐惧的感情席卷了他的全身,就像是人类天生对于毒蛇的畏惧一般。杰洛却如什么都没有察觉,他点了点头说:“当然了,总得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好吧,”乔尼长出一口气,“既然你这么说了……”

越是靠近第七车厢,那咀嚼的声音就越发响亮,从车厢的门内蔓延出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或许就是因为太过于浓厚了,甚至就连杰洛都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那样令人情不自禁想要呕吐的气味居然是堆叠在一起的,鲜血的气息。他一把拉开车厢门,眼前所见的是如同地狱一般歪曲的光景。

第七车厢内已经化为了一片血海,在车厢的末端一张巨口正在缓慢而坚定地咀嚼着车厢,尖锐的,大约可以被称作牙齿的东西撕裂钢铁,切断木头,然后将其化作粉末卷入彻底的黑暗和混沌之中去。

地面上留存着的不知道是应该被称为人类的断肢还是单纯的肉糜,甚至可以说,就连一片完整的指甲都找不到了,整个地面堆得高耸起来,甚至缓缓向着打开的门外流淌。




病菌的废话:

其实最开始我是打算拿某个跑过的原创模组来写混部同人的,但是整理log的时候发现,整个模组和剧情,怎么说呢……

大概是比原著都要惨一点吧……跑团的时候大家嘻嘻哈哈的“哎嘿嘿你死了啊哈哈你san归零发疯了”讲得开开心心,事实上套到剧情里面鬼畜得要死。

然后我打算写后日谈的剧情向,但是怎么说呢……

后日谈这种东西从世界观来说就已经足够鬼畜了,最近生活那么艰难,要是写的文还是虐到不行那我还要不要做人了……所以最后决定写这个。

具体的剧情其实应该说是小基佬们开开心心地卷入各种事件掉一下san最后回老家结婚(?)的故事。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