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槲寄生

圣诞贺文
纯粹想看飞哥一脸懵逼的被女孩子亲亲的产物
女孩子们都是天使
飞哥也是天使
可能有一丢丢的咕哒飞暗示
亲亲真好(认真




齐格飞正处在某种一头雾水的状态当中。

在走近宴会厅的时候,属于英灵的某种直觉就告诉他,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那些异样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让他下意识想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为了圣诞节换装而显得格格不入。但是在看到也有不少其他的英灵没选择换衣服的时候,齐格飞排除了这个想法,于是他就更加的困惑了。

这样的困惑一直持续到了贞德lily,年幼的圣诞老人走到他的身边为止,lily拉了拉他的衣摆,开口说道:“驯鹿先生,你能不能低下头来呢?”齐格飞点了点头,决定在圣诞节放弃对自己种族的解说,然后他干脆半蹲下来和lily平视,等着女孩的下一句话。

结果让齐格飞没有想到的是,lily勾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力道之大甚至让“啾”的响声响彻了整个房间。值得庆幸的是屠龙者挥去了困惑,因为他直接死机了,齐格飞目送着贞德lily走到了别处,自己则僵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动弹。

当屠龙者终于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的时候,他又被拦住了,身材娇小的圣女一手撑在墙上,以“壁咚“的姿态将手臂撑在他的身侧。齐格飞决定让自己忽略墙发出的悲鸣,并且轻声询问:“玛尔达小姐?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玛尔达点了点头,拉过齐格飞也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她抹了抹嘴,露出一个介于“大姐头玛尔达”和“圣女玛尔达”之间的笑容:“齐格飞先生,圣诞节快乐。”接着她看了看齐格飞呆滞的表情,又看了看齐格飞的头顶,成功的对一切了如指掌。

齐格飞觉得事情不大对劲,在几分钟之前玛丽王后经过了他的身边,完美偶像般的少女用扇子捂住嘴唇轻轻地笑了,然后用礼貌温柔的语气请齐格飞低下头来。齐格飞大概猜到了会发生什么,然后迎着“玛丽后援会”们火辣辣的眼神被玛丽轻柔地吻了一下脸颊——虽然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在童谣走过来用着期待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他已经成功地学会了事先蹲下去,方便童谣行动。

话虽如此,他还是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地被亲来亲去的。

可惜的是和他平时关系不错的几个英灵都不在身边——卫宫在厨房里忙碌,乔尔乔斯被叫去帮忙拍照了,弗拉德在清点圣诞节的礼品……他倒也想问问别人,但是在黑胡子拍了拍他的肩大喊“太狡猾了”然后一溜烟跑没影了之后他决定还是放弃吧。

杰克没有让齐格飞蹲下来,因为她强烈要求地让齐格飞把她抱了起来,然后她也在齐格飞的脸上亲了一下:“齐格飞节日快乐,要和妈妈好好的哦。”齐格飞点了点头,也像是回应任何一个人一样的祝福了她:“节日快乐,杰克。”

在他把杰克放下来之后,贞德——已经成长了的那位圣女走到了他的身边。在看到齐格飞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惊讶的神色,接着这样的神情变为了恬静的微笑。“齐格飞先生,请问你能低一下头吗?”她这么说着,然后在屠龙者的脸上印上了一个吻:“愿你得到神明的祝福。”

“真是的……为什么我就非要遵守这个习惯不可啊……”贞德alter松开了揪住齐格飞衣襟的手,然后抬起手背,就像是要用力抹去嘴上的脏东西一样。不过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红着脸瞪着齐格飞:“听好了,我可是不会给你祝福什么的,亲你这下只是因为不想违反这个习俗而已啊!”而齐格飞听着面前龙之魔女的话,只能无奈地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

当他在刑部姬面前弯腰的时候,这位死宅小公主惊呼了一声,然后以一种闪电一般的速度在他的眼前逃跑了。正当齐格飞打算直起腰来,顺便松了口气的时候,刑部姬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于是齐格飞在被蜻蜓点水一般地亲了一下之后又在刑部姬拿来的签名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圣诞的祝福,刑部姬的脸红得像是要烧起来,齐格飞有些担心他会晕倒。

事件慢慢升级,齐格飞觉得这一天他被人亲吻脸颊的次数应该已经超过了生前自己最受欢迎的时候。虽然是不擅长拒绝他人的类型,英灵也还是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当阿斯托尔福也向他扑过来的时候齐格飞险些直接灵体化。但是在迎上了阿斯托尔福过分期待的表情时,他只能叹了口气,提醒阿斯托尔福脸颊就可以了,结果还是被在嘴上狠狠亲了几下。

当御主终于出现的时候,齐格飞也随之松了口气,他看着少年走到他的面前,然后——“齐格飞,你把头低下来一下吧?”

齐格飞无奈地低下头,然后脸颊也被御主亲了一口。接着他觉得自己的头发被碰到了几下,在直起腰来的时候他看到御主的手里捧着一小捆的槲寄生。“齐格飞,”御主开口,“你把装饰休息室的槲寄生弄到角上了。”

齐格飞想起来了,他在休息室里休息,突然收到了紧急集合的通知,在离开之前他的确听到了沙沙的声音,只不过回过头去他什么都没有看到。或许就是在那个时候槲寄生挂在了他的角上——在槲寄生下不能拒绝别人的亲吻,在槲寄生下亲吻能够获得幸福,这个理由齐格飞觉得非常可以接受。

“好了,辛苦你了,齐格飞。”在御主的指示下齐格飞把槲寄生挂回了休息室。英灵放下了手,看着还带着浆果的翠绿灌木心情有点舒畅:“这样就可以了吧?”他这么说着,突然被勾住了脖子,御主在他的脸上再次落下了一个吻:“齐格飞,在槲寄生下的吻是绝对不可以拒绝的哦。”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