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迦勒底德云社】评不上五好迦庭都怪这些蠢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冬木德云社公式:

 @飂泽 的点梗


逗哏玛修捧哏卡莲


好像不好笑,对唔住()


对国服玩家剧透


强烈且不可避免的OOC


没问题请继续


-----------------------------------------------------------------


玛修:没想到卡莲小姐竟然来了我们迦勒底,您来的一时仓促,也没安排什么人来接您,真是……


卡莲:不要太客气了,玛修小姐,你们迦勒底我早有耳闻。


玛修:那可不,我们迦勒底就是传说中的“五好迦庭”。


卡莲:五好家庭?那您说说看?这第一条,男女平等……


玛修:前辈他还是很注重这方面的,每天进my room里的英灵都会换一换,男女交叉着来……


卡莲:这不能算吧!


玛修:诶?!


卡莲:我自己心里有分寸,玛修小姐请接着说吧,下一条夫妻和睦。


玛修:啊,这……这您就得去问清姬和玉藻前小姐了。


卡莲:怎么回事儿?


玛修:不瞒您说,上回我瞧见她俩忘在休息室里的本子,一个封面上写的是“神经病,是个人就是你老婆吗”,另一个封面上写的是“一夫多妻去势预备”……


卡莲:这哪儿和睦了!


玛修:那,这……下一条呢?


卡莲:勤俭持家。


玛修:这点可是真说到前辈的心坎上了!他在梦里都喊着“求求你了!多给我几张满破蒙娜丽莎吧!我的QP已经见底了!”


卡莲:哦,梦话吗。


玛修:前辈不仅说梦话,有的时候还会梦游呢。


卡莲:有点儿意思。


玛修:上回监控里拍到他梦中大喊一声“刑部姬沉船了!”就闭着眼睛去达芬奇工坊买了一大包圣晶石……


卡莲:真真儿的败家子。


玛修:您,您可千万别告诉他呀……


卡莲:没事,还有一条,邻里和谐。


玛修:前辈经常和隔壁迦勒底的御主通电话呢,每次都聊得可开心了。


卡莲:聊什么呢?


玛修:什么“谢谢你的友情点……”


卡莲:还挺有礼貌。


玛修:“让我出了第五个小安!”


卡莲:零分!


玛修:您这么算,我们迦勒底不就和“五好迦庭”无缘了吗……


卡莲:别着急,还有一条呢,尊老爱幼。


玛修:前辈为了接山之翁到迦勒底来每天跑到召唤室门口大喊三声爷爷,还磕头呢。


卡莲:这也太过了点儿吧,不就是个恶德……


玛修:诶,您说什么?


卡莲:没事,请继续,说说爱幼的事儿吧。


玛修:对了,前辈他把童谣酱杰克酱保罗酱还有贞德Alter·santa·lily酱都当成自己的亲女儿看,天天给她们讲故事、盖被子、脱衣服、洗澡……


卡莲:这是犯罪!这绝对是犯罪了!零分!啊不负分!


玛修:前辈说这是当爹的应尽的责任……


卡莲:现在的爹都怎么回事。


玛修:不瞒您说,前辈本来不是这样的人,估计是被人带坏了。


卡莲:此话怎讲?


玛修:您不知道,我们迦勒底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这些当爹的。就说非亲非故的,就有干爹楷模莫教授,反面教材弗格斯。


卡莲:那亲爹肯定更不少了。


玛修:和前辈的肝一样多。


卡莲:我好像有所耳闻。那个什么狮子王,就是当爹的吧?


玛修:对。


卡莲:那彭彭和丁满在哪儿?


玛修:嗐,这狮子王就是亚瑟王,阿尔托莉雅小姐。


卡莲:哦————是个女的爹。


玛修:您也可以这么理解……


卡莲:那她的儿子……


玛修:是莫德雷德小姐。


卡莲:哦————是个女的儿子。


玛修:这……


卡莲:您接着说,这当爹的怎么回事?


玛修:这也不能全怪她,您也知道,这亚瑟王有各种亚种,加起来一只手也数不完哪。


卡莲:就是换身衣服就能变成新的英灵吧?


玛修:您也算说到点儿上了。


卡莲:那这莫德雷德没有脸盲吧?


玛修:这也说不清。上回我瞧见她带着两个阿尔托莉雅冲进医务室里,见到医生差点儿就跪下了。


卡莲:怎么呢?


玛修:“这俩到底谁是我爹啊!”


卡莲:哦,所罗门断案。


玛修:医生一打响指,从床底下钻出来一个金发碧眼穿盔甲的男士,站在莫德雷德面前就开口了。


卡莲:谁呀?


玛修:“我才是你爹!”


卡莲:哎呦,那这人我认识,黑武士!


玛修:您可别开玩笑了。人家是正牌的亚瑟王,医生也说了,“你看他这一身王霸之气,绝对是你爹无疑。”


卡莲:怎么还带着帽子出来的?


玛修:您别说,莫德雷德一见他还真哭了。


卡莲:手都被砍了能不哭吗。


玛修:人家姓彭德拉贡,不姓天行者呀。


卡莲:那她哭个什么劲儿。


玛修:“本来父王就多得分不清,这下又来了一个,还是个男父王!”


卡莲:也真够乱的。


玛修:莫德雷德哇哇大哭,边哭边喊“亚瑟——啊——”


卡莲:这孩子真可怜。


玛修:医务室门唰一下打开,冲进来仨人。


卡莲:准是听见她哭了。


玛修:最前面那个人进来就开口了,你们这儿一个医务室里四个亚比煞,一个坐在地上哭,三个站在旁边看,当医生的怎么回事儿,也不管管,上哪儿拐来这么多亚比煞的?哎,亚比煞,别哭了,这俩亚比煞还等着你呢!我说那边那个亚比煞,你快拉这个亚比煞起来呀!


卡莲:哎呦,这是哪位啊。


玛修:大卫王,迦勒底蠢爹排行榜前三。


卡莲:还有这种排行榜的啊?


玛修:您还没见过剩下俩呢。


卡莲:他后面不是还跟着俩人呢吗?


玛修:那俩人实际上就是一个人。


卡莲:谁啊?


玛修:圆桌骑士兰斯洛特。


卡莲:噢!是您的……


玛修:算是吧。


卡莲:他……他俩来干嘛呢?


玛修:是berserker先说,“啊——呜——”


卡莲:您这……MAD FATHER?


玛修:带着翻译来的,另外那个会解释。


卡莲:毕竟自个儿说话自个儿懂。


玛修:说莫德雷德抢了他仅有的台词。


卡莲:嗐。


玛修:另外那个就跟那儿劝,说莫德雷德卿别伤心,我儿子还是女的呢。


卡莲:这话说的!


玛修:我当时也在旁边,开头我还劝哪,莫德雷德小姐就不应该来认亲的。


卡莲:哎。


玛修:我爹就说,对呀,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个妈!


卡莲:怎么又成妈了。


玛修:我当时也打算吐槽来着,一想他的经历……


卡莲:人妻?


玛修:最后落得……


卡莲:家破人亡?


玛修:落得·凯美洛特!


卡莲:哎呦!您怎么放起宝具来了!


玛修:以墙凌弱。


卡莲:果然是人称倾国倾城的美人。


玛修:您过奖了,谁让这些当爹的实在太傻。


卡莲:这前三还差一个呢?


玛修:我拉着莫德雷德刚出门,就碰见剩下那位了。


卡莲:谁呀。


玛修:卫宫Assassin先生。


卡莲:噢,能和自己儿子凑一桌麻将。


玛修:他也勉为其难劝了一下莫德雷德。


卡莲:怎么说?


玛修:“好歹喜欢你爹的是武〇崇,不是阿赖耶。”


卡莲:……也挺惨的。


玛修:正说着呢,迦勒底外轰隆一声巨响,吓了大家一跳。


卡莲:这是怎么啦?


玛修:卫星落地了!


卡莲:哎呦,还真是落地啊。


玛修:大家赶忙跑去找master,他说来的又是个爹。


卡莲:谁的爹啊?


玛修:master听了那人一句话就愣住了。


卡莲:哪句啊?


玛修:“喜悦吧少年,你的愿望要实现了。”


卡莲:怎么是他啊!


 


END.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