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咕哒飞】当我们流落荒岛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试阅)

阅读注意:
cp咕哒飞,未成年人禁止观看kira,有奇怪的ABO设定(飞哥是Omega),在这里只放出了部分
因为是参本文的原因,所以请支持本子(no face)
全文七万多字(。)
欺负咕哒,欺负飞哥,欺负法夫纳(???)




0、

立香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映入他的眼帘的,是全然陌生的天花板——抱歉,稍稍把时间倒回一点,映入立香眼帘的,是全然陌生的天,没有花板。他试图拿手把自己撑起来,然后手掌一瞬间就陷入了松软的沙土当中,不过幸好,他还是坐起身来。

下一刻,他看着面前的沙滩绿树,最重要的是蓝天白云之下水波潋滟的大海,陷入了深思当中。

就像是每一次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幺蛾子一样,这一次的事故也是从灵子转移开始的,彼时他正在吧台边上喝着牛奶——因为卫宫不给没到二十岁的御主提供酒水,这是他作为英灵的原则——和库丘林诉苦,然后……

等等,这个应该是可以跳过的,总之他赶紧赶到了控制室,听着罗曼医生说发现了一个类似特异点的地方,虽然还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总之就是让他带着英灵去检查一下,说不定又有人搞事情或者是怎样。

然后,作为世界上最后的人类,迦勒底唯一的御主,人理的守护者,立香当然义不容辞毫不犹豫地踏上了征途,当然,他毫无疑问的把齐格飞也给带上了。虽然因为之前的事情他看着英灵感觉有那么一点尴尬,不过——这个问题也可以暂停,立香只记得自己听着灵子转移的日常报幕,然后面前出现的情形却是不那么日常的天旋地转,那一瞬间他错觉自己被人丢进了洗衣机里。然后,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然,如果要说完全都没有记忆也是不现实的东西,至少他还记得自己似乎掉进了海里,接着又被一个浪头埋在了水下,一套combo行云流水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留给他,让他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做多了掉幸运的事情然后遭了报应。

下一刻他被一只手捞了起来,强健有力的臂膀带着他向岸边移动,虽然在过程中他还是呛了几口水不过无关紧要。反正他被放在了沙滩上,在昏迷之前立香觉得这样的展开怎么看都有点小美人鱼,然后他晕过去了。



1、
他和齐格飞是在第一特异点,名为法国的国度相遇的,彼时的立香还只是一个经验不足的御主,而齐格飞虽然是强大的屠龙者,却背负着诅咒。当在废墟当中找到身受重伤的英灵的时候,立香的脑子一瘸,照着书上说的“体液可以给英灵补充魔力,英灵有了充足的魔力就能进行自我修复”这样的说法向着英灵的嘴就亲了过去。

在一旁围观的圣女几乎把旗子都掉在了地上,玛修也差点把盾砸在自己的脚上。

这样的吻——或者说啃还差不多——持续到不会换气的少年憋到面红耳赤为止。他终于松开了英灵的嘴,豪迈地一抹自己的嘴唇,把唾液全都抹掉之后得意地询问:“怎么样?魔力恢复了一点吗?”

而耿直的齐格飞,有话直说的屠龙者看着他摇了摇头,声音依旧虚弱:“不,非常抱歉,完全没有帮上忙。”

他还记得在回到迦勒底的时候这样的事情已经通过通讯装置全部暴露,呆在迦勒底没有出战的某些英灵对他报以了深刻而且真挚的嘲笑,才被他从召唤阵当中呼唤出来的屠龙者有点呆滞地站在一边,扶着欲哭无泪的立香有点手足无措。

自然,那个时候立香还不知道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将会成为一辈子的黑历史和几乎所有迦勒底的英灵用来调戏他的梗,因为在他为了自己的初吻哀悼之前他们就必须从这个废墟当中离开了。在立香的强烈要求之下由他背着行动不便的英灵赶路,而对方满脸歉疚地说着自己有些太过于沉重了,事实上他比起立香想象的要轻上不少——虽然他依旧不怎么背得动英灵。尤其是在之后的逃亡当中,他只背着英灵走了不到三公里就完全脱力,最后只能放弃让其他人来接手。

然而即使只是那么一小段路途,他也将其深深铭刻在了心中,当然,毫无疑问的要包括英灵压在他的肩膀上的肩甲——在独处的时候立香脱下衣服,发现自己的肩膀都被硌青了。




2、
“接下来,master有什么打算吗?”齐格飞询问着,他觉得少年说不定会说要先和医生取得联系,说清遭遇的状况,平时他们也是这么探索特异点的,不过更大的可能还是少年要求继续探索,岛屿,说不定会发现什么重要的线索。

然而立香的脸上露出少许纠结的神色,几秒钟之后他小声地说:“那个……这个龙既然有肉体的话,是不是可以吃?”英灵沉默着,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见状立香的声音更小了:“因为贝奥武甫先生说了,龙肉很好吃的,然后就一直都有点,不,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

“但是平时见到的龙在被打倒之后都变成魔力了,有时候连龙牙都不掉一颗,想吃也没有机会,所以,好不容易看到能留下肉体的龙,我就有点……”少年偷看着英灵的脸色,虽然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来,“有点食指大动来着。”

齐格飞也有点死机,他想过御主会说很多话,就是没想到这句。英灵的尾巴莫名其妙的感觉有点疼,就像是要被咬了吃掉一样。他的尾尖抖了抖,不确定地回答:“抱歉,master,我没有吃过龙肉……不过在西格鲁特的传说里有吃过龙心的记载。要不等会儿我们问一下医生吧?”他这么说着,试探性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立香也没有为了吃过多的纠结——他已经纠结了很久了——而是点了点头,对齐格飞的说法表示同意,接着,在他表示了要立香决定之后的行程时,少年表示还是继续探索的比较好。他并不是多想在这个岛上多呆。

而后,在两人抽身离开的时候,立香又习以为常地抓住了英灵的尾巴,只是这一次齐格飞的尾巴僵硬了一下。

“齐格飞?怎么了?不喜欢我抓你的尾巴吗?”立香敏锐地感觉到了齐格飞的异常,于是他直截了当地发问了。英灵微微摇头,即使站在他的身后立香也能看到对方的耳尖有点泛红,在立香以为英灵不会回答的时候,他讷讷地说:“只是觉得……尾巴有点奇怪……抱歉,那个,可能是听到master要吃龙肉之后的本能,有点克制不好。”

“不会吃你的啦!”立香提高了声音——他还真没想到有要由自己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3、
英灵能够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他身后难以启齿的地方涌出,正顺着他的大腿蜿蜒流下,他觉得自己的裤子说不定已经湿透了,然而这甚至还没有到第一波热潮,他的发情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齐格飞完全不抱希望地想着说不定坚持一下就好了,即使是快要被侵蚀殆尽的理智都能告诉他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英灵过分敏感的感官叫嚣着告诉他,在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就有一个alpha,年轻而健康,最重要的是他愿意被那个alpha标记,而少年一定也是非常愿意帮助他的。齐格飞很清楚如果现在的自己去拜托少年帮忙,哪怕只是建立一个临时标记,少年都是非常乐意的。但是,现在是不行的,他被那些东西影响到了理性,他的意志或许不足以控制自己,而不管怎么说,立香都是两人当中脆弱的,容易受到伤害的那一个,即便是已经变得比过去强大的少年也不足以战胜一个因为发情期变得不安定的英灵。





4、
【该页面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无法显示】



5、
立香等着齐格飞恢复了一点之后才想着要提出自己的疑问——他早就有这个问题了,只不过一时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出来而已,他转头看向英灵,问出了一个他早就想问的问题:“说起来,齐格飞,你能怀孕吗?如果可以的话,以后我们的孩子是卵生还是胎生,需要孵吗?”

齐格飞手一抖,差点没把立香丢出去,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是目光短浅,没有面前的少年这么长远。他觉得如果他说能的话,立香会立刻提出一堆孩子的备选名。

但是,英灵带着歉意地开口了:“不,真的非常抱歉,master,英灵应该是没有生育能力的……你对这个很在意吗?”他又下意识拿尾巴去钩立香的手腕,齐格飞想如果少年介意的话……就算立香介意,他也不会放开少年的,为了自己微弱的独占欲产生着些许的羞愧,他的尾巴卷得更紧了一些,虽然依旧是松垮垮的,根本不会给立香带来负担。

“我只是单纯好奇而已啊?齐格飞干什么要为这个道歉?”立香又去捏齐格飞的尾巴,他第无数次的想要赞美英灵的尾巴,“而且,如果真的感觉有歉意的话,以后就改口叫我立香怎么样?”

少年这么说着,恍惚中想到了昨天,英灵在情欲的迷离之间呼唤了他的名字——那本应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他就是突然的想到了,某一次不小心喝下了酒吞的酒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的飘飘然,就像是悬在空中一般。

他从来就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竟然能够如此悦耳,或者说那是因为从齐格飞的口中说出来的原因,他觉得自己的理智都快要因此四分五裂了。齐格飞眨了眨眼,似乎不是非常的明白立香的意图一般的露出了歉意的笑容——但是立香能够清楚地看到英灵的耳根子有点微微泛红,翅膀也微微收拢,翅尖不引人注目地打圈圈。

齐格飞或许是在害羞吧,立香能确定这一点。过了一会儿之后,齐格飞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地开口:“那个,master,现在改口还是有些困难,我想慢慢改过来可以吗……立,立香?”

立香觉得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他喘息几声之后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然而那样的平静也只是看似而已,他想要原地爆炸的想法也是一点都没有变化的——齐格飞他那么可爱,可爱到立香想哭。




6、
立香从来就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不过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也是害怕过法夫纳的,那一日盘旋而至的巨大阴影一直都给他留着非常深刻的印象,直到现在他还记得那种过分强大的压迫感是怎样的加诸于自己的身上,一时之间让他有着“那是无法战胜的东西”这样的错觉。

某一个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战斗和旅途都会在此时此刻画上句号。他也不会躲避和隐瞒自己的想法,恐惧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这一点他一直都很清楚。

然而,那个英灵站了出来,明明身上还背负着足以致死的诅咒,即使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耗费了体力,即使他在被从废墟之中带离的时候就已经疲惫不堪,他也依旧屹立在他们的面前,仅仅凭借着其实就将这样的邪龙惊走。或许在那个时候他就对英灵抱有了需要命名为“爱”的情感,只不过是在那个时候还不够明显而已。

如果是法夫纳的话,齐格飞一定是可以获得胜利的,在被英灵拜托,再次传送往特异点屠龙的经历也让立香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或许齐格飞也会觉得少年这样的信心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立香就是能够做出保证——甚至比起英灵本人更加的……有时候他这么说着,英灵也会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发出轻轻的咳嗽来掩盖自己脸上羞赧的红色。

然而就连齐格飞本人都不知道,立香曾经在他的梦里看到过他的过去。立香看到同样是少年的齐格飞,尼德兰的王子手持利剑站在巨龙的面前。

齐格飞说自己早已不记得屠龙的细节,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是切实的无奈和歉意,但是立香又是切实的将一切收入眼中。他看着齐格飞是怎样的和恶龙战斗着,彼时年轻的王子并没有之后那么多的宝物和那样的力量,却依旧将法夫纳击败。

所以,只要齐格飞在身边的话,无论是怎样的恶龙都不足为据,立香相信着这一点。






7、
他想到齐格飞刚到迦勒底的时候——在之前他就像是受到了启示一般,知道自己召唤的话,能够叫出在第一特异点和他们一同度过了那段“美好”时光的齐格飞。但是完全恢复的齐格飞态度并不是那么的柔软,那个时候他站在英灵背后还会被警告——不,或许不该说警告,只是齐格飞说他并不喜欢让人呆在他的身后而已。

然后慢慢的,不喜欢别人呆在他的身后变成了请立香帮忙警戒后背,又变成了只要立香呆在背后他就能感觉到安心。他大概也是在那个时候真正意义上说的喜欢上了齐格飞吧。然后温柔的英灵对他微笑,告诉他就算有一天被他用剑指着后背也不会怨恨,那是齐格飞表达信任的言辞,但是立香就是想要狠狠骂他一顿。

因为英灵这样的不重视自己,因为英灵将自己看做可以消耗的物品,他的话语明明只是寄托信任,但是立香唯独不希望这样的信任是以齐格飞的受伤作为代价的。

而他竟然觉得自己没有被英灵所信任——即使那只是一瞬间,他还是觉得齐格飞以为他会用剑指着齐格飞的后背,但是那是他这辈子都做不出来的事情。立香觉得生气,更多的却是悲伤和失落。

为什么要这么死心眼呢?少年想要质问——他不会做出背叛英灵的事情,更何况他是那么的,那么的……他是怎样的呢?直到那一刻的到来立香才终于发现自己想要说的是什么,他喜欢齐格飞,所以即使是听到了英灵这样不在意自我的言辞都会觉得愤怒,会想要让齐格飞将这句话收回去,当做是从未提起过一般。

他还记得那一天之后他和齐格飞生了气,大概一整天没有和英灵说话,他平时都是天天拉着齐格飞闲聊的。立香知道自己的做法或许有点,不,是十分幼稚,就像是小孩子闹脾气一样,但是除此之外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和齐格飞表达自己的愤怒。

然后第二天齐格飞找到了他,英灵露出有些担忧的神情,问他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齐格飞的声音是温柔的,在其中带着不需费心就能察觉的歉意。

“master,对不起,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英灵这么说着,说来也是可笑了,明明他才是那个更为强大的,更为出色的人,每一次先说出歉疚言辞的依旧是他。

然后立香在之后又做了什么呢?少年有点想不起来了,他只知道他好像是抱着英灵说了一大堆话,齐格飞应该是完全愣住了吧,然后温柔的英灵把他裹在了翅膀里面。

评论(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