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家一脉

想写什么写什么的挖坑小能手

永无止境的后日谈(序,part 1)

序章:终结之日


这是最坏的时代。

结局在开始之初就已确定,于是终末的到来也无法避免,死灵法师徘徊于无人的废土,眼前所见的是无底的深渊。

地狱空空如也,死者蹒跚人间。

天穹是苍茫的黄色,犹如沙尘漫天,太阳依旧照耀大地,只是光芒惨淡,奄奄一息。飞舞着寻觅血肉的昆虫曾经也歌颂春光的美好,而它们过去追寻的花朵正在贪婪咀嚼着散落的残肢。

这是绝望的冬天。

人类的历史早已终结,在核弹下落地面的 那一刻,又或者更早,早在发现能够驱使尸体行动的黏菌,而后开发出“死灵技术”的时候,世界就已经是苟延残喘。

失去所爱的家伙曾将其视为延续,恐惧死亡的家伙曾将其视为希望,渴望权势的家伙曾将其视为兵器。

制造,制造,制造,制造,制造。

然而制成之时就是毁灭之期,周而复始,无限延续,一次次重复的相同的错误。

若真有神明俯瞰这一切——

祂是否也会露出笑容呢?






part 1:既然是长草期,就来跑团吧!



御主趴在桌子上,第不知道多少次的抱怨自己生活的无趣。

体力清零,苹果清零,因为不是活动期间所以没有碎石的必要,除了在房间里拉着英灵聊天之外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御主叹了口气,将头重重砸在了桌面上,发出响亮的哐的一声。

下一刻,他就见到了宿命的那个骰子。

广播中响起了紧急召唤的声音,语调急促凄厉简直就像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比如找到新的特异点,或者魔神柱打进来了一样。而当英灵们赶到主控制室的时候,看到的是兴致勃勃的御主,手里拿着一堆可疑的纸张。

“既然最近大家都很无聊,我们就来跑团吧!”御主兴高采烈地说着。

玛修第不知道多少次觉得,这位前辈现在还没有被忍无可忍的英灵们联手打一顿,或许也可以称作一种爱吧。

结果就是,在最后留下来的只有对跑团很有兴趣的罗曼医生,对跑团很有兴趣的达芬奇,同样对跑团很有兴趣的玛修,和虽然对跑团不能说很有兴趣但是既然master说要跑就跑吧的齐格飞。

“啊,话说回来,我们中还有其他人跑过团吗?”御主突然意识到了这个严肃的问题,于是用着担忧的语气发问了。举手的一共有两个人,可以预料到的是达芬奇,无法预料的那个是齐格飞。发现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全部投注在他的身上时英灵有些局促,他用着有些僵硬的语气说:“之前和乔治先生他们一起玩过DND。”

看着他的幸运值,御主在一瞬间对他过去在地下城的遭遇非常好奇。

“啊其实,这次玩的不是DND或者COC这样相对常见的TRPG来着,我特意找了一个比较应景的游戏,叫做《永夜后日谈》。虽然是个趣味比较恶劣的游戏,不过我们之间应该没有小于十五岁的人吧?”御主这么说着,将规则书平放在桌上,用手指向达芬奇推了过去,“然后,不知道达芬奇亲愿不愿意扮演一次NC呢?”

“当然可以啦,如果你没有提出的话,我也会先要求做NC的,”英灵微笑着,那当然是被所有人赞美的蒙娜丽莎高深莫测的微笑,“毕竟我更倾向这样的乐趣嘛。”

于是,除了御主以外,所有人都打了个寒战。

达芬奇将人物卡分发到每个人的手中,接着清了清嗓子,语气一如既往的带着笑意:“在游戏之前首先是要了解整个游戏世界的大体情况吧——总而言之,这个游戏,或者说故事,是在世界毁灭之后发生的。”

在这聆听了异常的话语的一刻,喝水的喷水,喝茶的喷茶,什么都没喝的只能喷出一口老血。

“等,等一下,”罗曼伸出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慌乱地开口,“我还是第一次跑团,有没有世界观稍微温柔一点的,不那么刺激的?”这么说着,他转过头看了一眼无疑正在死机的玛修和看不出来有没有死机的齐格飞,深深的为命运而担忧。

御主善解人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光辉灿烂:“其实还好啊医生,这只不过是一个玩家扮演少女僵尸,在已经因为各种战争毁灭的世界上,一边进行八点档的对话剧情,一边发狂,一边和各种怪物战斗,在最后挑战大boss的冒险故事而已。”

槽点太多,一时间不知道从哪提起,才完成重启的玛修明显再次陷入了死机状态,而这一次齐格飞也成功宕机。只可惜上了贼船就是上了贼船,要下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拿着人偶表格,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沉默当中。

“虽然初心者可以用范例人偶啦,不过我觉得既然是要玩,还是建自己的人偶比较好,”御主说着,拿出了笔,“当然,为了更好的体会游戏,我就建一个新卡。达芬奇亲的话,应该能很好的把握难度吧?虽然这么说……不过发疯也是游戏的一部分,还是很有趣的部分……”

“首先决定记忆碎片,”看着御主的话给剩下的人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恐惧,达芬奇出声干预,“这里是记忆碎片的表格,因为大家都是新手,所以只用普通规则书,一共有一百个记忆碎片……选择还是可以的,不过我推荐,按照惯例的,丢骰子决定两个记忆碎片。”

“嗯,记忆碎片呢,代表你的人偶残留的记忆,需要记住的是每个人偶在苏醒的时候都是失忆状态,除了自己已经死去,现在是以死者身份活动和世界已经毁灭之外一无所知。啊,当然啦,记忆碎片在之后可以增加,这个会规划你的人偶过去遭遇了什么,之后只要向那个方向扮演就好了。”

“虽然不鼓励重骰,不过如果出现实在太过分的记忆还是可以修改的。”

话音落下之后,桌面上方回响起了丢骰子的噼里啪啦声,几分钟后,每个人都得到了属于自己的记忆碎片,或者说惨剧。

御主丢出的是01(蓝天)和00(最终战争)。

玛修丢出的是19(白色房间)和60(窗外)。

罗曼丢出的是69(官能)和93(药)。

齐格飞丢出的是64(凌辱)和75(售出)。

世界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沉默当中,无论是御主、玛修还是达芬奇都用着同情的眼神看着面前两个面色漆黑的男人。过了一会儿之后,罗曼率先发出了惨叫声:“不,等等,这个哪里都不对吧!我要求重骰!NC,我要求重骰!”接下来发出声音的是齐格飞:“NC我申请重骰……真的很抱歉,这样的记忆我无法扮演……”

“可以,没问题的。”达芬奇开明的答应了两人的要求,然后扭过头去笑了。

在又一次噼里啪啦的响声之后,全新的记忆碎片也随之出炉。这一回罗曼拿到的分别是41(神灵)和53(孤独),没有出现太过奇怪的碎片让他松了口气,而后转头看向齐格飞。齐格飞取得的记忆碎片是32(谢罪)和78(埋葬),虽然依旧是不怎么善意的碎片,不过和之前的相比,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齐格飞和医生没有继续事故真是太好了!”御主由衷地赞叹着,“不过真的好凄惨啊……相信神明而祈祷未被传达,一直都孤身一人的医生的人偶也好,因为给重要的人造成伤害却在表达歉意之前死掉的齐格飞的人偶也好,一个个都很悲伤呢!”

“前辈你不要再说了,医生和齐格飞先生都反白了。”玛修无奈地劝慰着。

“嗯……玛修的人偶是……在白色的房间里,无法自由行动,对窗外非常憧憬的人偶吗?是因为生病了?还是怎么样呢?”御主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儿。玛修笑了笑,说道:“这个应该还是要看之后的发展吧?不过说起来,前辈的点数相差很大呢!从最开始的仰望着蓝天,突然变成了最后的见证了人类的终结,这样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御主竖起了大拇指,斩钉截铁地说。

“好了,接下来要决定的是暗示,暗示大体决定了你的人偶记忆的倾向性……还是丢骰子,不过这一次不许重来了哦。”达芬奇这么说着,看着变了脸色的罗曼。

“可,可是,”医生不负众望地开始争取权益,“这个里面有些暗示实在是太悲惨了吧!”

“不,不如说一大部分都是悲惨的暗示,医生你放弃吧,你看齐格飞先生都已经完全接受现实了。其实生活就是这样,你不能反抗的话就好好享受吧。”御主指着拿起骰子,完全不在意会出现的点数一样的齐格飞,语气带着劝解,或者幸灾乐祸。

齐格飞丢出的,是01(破灭)。

“哇……”御主叹了口气,“不要回想起反而更好的惨剧,背叛,恶意……这也太……”

英灵摇了摇头,如往常一般的语气听上去苦涩而凄凉:“没关系的,master,我已经习惯了……”

气氛!气氛很奇怪的沉重起来了!玛修连忙拿过骰子,顺手一丢,所得到的点数是09(希望)。正在为此而感到松了口气的少女看着解释,表情也僵硬了起来:“那个,前辈,为什么希望是指,对死灵法师和世界都很重要的东西呢?”

“大概是玛修曾经记得什么可以拯救世界的方法,这就是得救的希望吧!真适合玛修呢。”御主接过骰子,丢在了桌面上,看着07(渴望)噗了一口气,“有什么很想要的东西,不得到那个可不行啊,看来是在最终战争之前失去了重要的东西呢。”话音落下,他将骰子递给了罗曼。

医生将骰子放在手里,天灵灵地灵灵的祈祷了一阵,闭着眼睛将它丢在桌子上。当旋转的声音停下之后很久他才睁开眼睛,看到的是08(反转)。

——现在的你和过去的你完全就是不同的两个人,应当回想起真正的自己,至于回到过去与否是另外的事情。

看着文字介绍,他悲鸣一声,倒在桌子上。

“好的,接下来要决定的就是战斗方面的内容了,首先是职位和职阶,建议和自己的性格结合起来,然后也考虑技能。当然,和姐妹的配合是必不可少的。”达芬奇看着所有人都将记忆碎片和暗示填在表中之后,愉快的继续说着。

“姐,姐妹?”抓住重点的依旧是罗曼,“的确啊刚才我是听到了,少女僵尸这种说法但是,那不是修辞?这个游戏真的是要扮演女孩子?”

在御主或者达芬奇做出解答之前,先开口的人出乎任何人意料的,竟然是齐格飞。英灵的语气平缓,在其中有着满满的沧桑和凄凉:“在很多时候,TRPG里都需要扮演和你完全不同的生物,所以扮演女孩子其实也……很普通的。”

“我真的很在意齐格飞你在玩其他TRPG的时候遭遇了什么啊!”在发现自己说出这句话之前,御主的声音就传达给了齐格飞,英灵低下头,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羞耻:“比如像是……兽人巫师……印思茅斯脸侦探……还有企鹅之类的……”

世间又一次陷入了难言的沉默,御主伸出手去拍了拍英灵的肩膀,语气带着同情和深切的鼓励:“要,要坚强啊齐格飞。”

“啊其实,如果说要扮演男孩子也不是不可以,就是需要支付两点改造点数装一个叫做男孩子的部件……不过其实我不怎么提倡安装这个,毕竟不怎么实用,而且既然是部件,就有损坏的可能,后日谈虽然不是纯战斗的游戏,部件损坏也是很常见的,如果男孩子这个部件坏掉了……”达芬奇说着,满意的看到罗曼露出简直可以称作欲哭无泪的表情。

即便再有异议,游戏也还是要继续,四个pl聚在一起,开始叽叽喳喳讨论了起来。

“按照爱好的话,我还是比较想选狂人的,玛修你怎么看?”御主转头问玛修,少女想了一会儿之后,有些颓然地摇头:“我不是很清楚要怎么扮演,所以就……”

“这样的话,就选择爱丽丝吧?习惯于普通的日常的少女,被丢进后日谈这样的世界里,就算是有点混乱也是理所当然了,扮演起来也比较方便——你觉得呢?”

“啊,那个……前辈这么说的话,也是的确呢,”玛修微微笑了笑,“而且前辈选择狂人的话,之后那个……狂气点的积攒肯定会很厉害吧?这样我就能和前辈进行对话判定,消除狂气点了呢。”

“那我呢?我适合什么?”

“这种选择还是要看医生自己吧!不过真的要说的话,我觉得医生挺适合队长的……就像我们现在的,对特异点的战斗一样,医生一直都在很好的支援我们嘛!”御主这么说着,看到罗曼脸色一红。

他挠了挠头,笑得腼腆:“哎,哎,也没那么好啦!那我就选择队长好了,至于之后的技能,果然还是乐园的召集吧。如果遇到了无法抵御的攻击,也可以立刻将大家召回,防止伤害扩大。”

所有人将目光转向了齐格飞,英灵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他言简意赅地说:“废品。”

“的确,一直都努力坚持下去,不停战斗,很适合齐格飞呢……不过其实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会选自动人偶?”御主提问。英灵的表现似乎有点局促,他摇了摇头,露出一点笑意来:“不会的,master,我觉得这个选择更适合现在的我。”

啊,的确呢,如果说是自动人偶,更像是生前齐格飞的心境吧?将自我舍弃之类的东西。御主用眼神和玛修交流。玛修点了点头,同样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也就是前辈这样的话心里想想就足够了不用说出来的。

把规则书放在桌上,让其他人翻看着决定职阶和技能,达芬奇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而后她看见御主向她使了个眼色。心领神会的英灵走出门去,而后御主的确紧随在后。

“所以,御主你又有什么新的想法呢?”

“虽然之前说了不用增补规则,不过如果用上的话说不定更有趣呢?我的意思是这样的……”

当御主和达芬奇商讨完毕之后,建卡也终于完成。御主拿起了自己的卡,一边填写一边听着大家解说建卡的思路。

“关于技能的话……主职阶我选择了可爱少女,可以通过技能妨碍敌方攻击,并且也可以代替他人承受伤害。然后副职阶热情舞女技能造成的摔倒也可以对敌方进行干扰。身体部件同样以干扰敌方攻击和减少自身伤害为主……这样的话就能阻拦更多攻击了,就像是我们平时的战斗一样。”玛修这么说着,脸色有些泛红。

齐格飞看着自己的人物卡,而后认真介绍着:“我的人物的强化方向也是防御,以纷繁异怪的异形存在和歪极保护主要部件,肉盾防止切断和全体攻击判定。接下来的翼膜、鳞片和装甲皮肤都是以增加防御为目的的,最高应该是增加5点,可以免除绝大部分伤害。酸蚀在防御被击穿时可以触发,用少量cost发动攻击。”

“防御五点?”御主险些一口血喷出来,他擦了擦嘴角,看着面前两个向着肉盾狂奔不止的人。可能会有人不明白五点防御,免疫切断和群体攻击在后日谈中的概念,但是御主绝对不会,他的脑海中不断回响着这样的话——我们未能击穿敌军的装甲。

“master,抱歉,我这样的建卡……是有问题吗?”齐格飞困惑地发问。御主摇了摇头,拍着他的肩膀说:“没有没有,这很齐格飞所以没问题,而且还有翅膀有尾巴,就更可爱,啊不,更可靠了。”

“那就太好了,”英灵有些如释重负地弯了弯嘴角,“之前还在选择变异1的部件时在心脏和尾巴中犹豫了一下。”

罗曼把手中的卡放在桌上,表情有点得意的味道:“我这个可就厉害了。”

“首先是主职阶掠食异端,两个技能基本保证一回合能修复两个部件,通过暗刃靴造成伤害之后,使用喷射装置破坏僵尸炸弹造成全体攻击,然后修复。或者通过破坏限制器作为cost,恢复行动志。还可以通过副职阶的断送死镰技能让白刃攻击转变为全体攻击。能够做到在一回合之内通过两次自爆,仅消耗三点行动点,破坏一个部件造成最大的群体输出。”

“……”

“……”

“虽然是很好的思路啦……但是医生求你不要想着自爆好不好,看着有点心疼……”御主捂住了自己的脸,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始了自己的人物介绍。

“我的主要思路是,对敌方单体造成最强的伤害,所以最开始就选择了让攻击判定加一的死神和集中,然后是在造成伤害的同时将所有伤害技能全部发动的无限解体。在加成的状态下,只要我丢出4以上攻击就能成功。部件的话,我也是主要强化攻击的,所以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了。”

这么说着,御主突然发现了某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的队伍里没有远程哎。”

又是一阵非常尴尬的沉默。

“顺其自然吧。”

“就这样吧。”

“嗯。”

“接下来应该是宝物了吧?”御主问,达芬奇点了点头,让他们开始自己的表演。

最后决定下来的,齐格飞是03(小小的不死者),玛修是00(漂亮的衣服),罗曼是02(书),而御主是08(饰品)。意外和平的宝物表格并不能动摇他们的理智,反而令所有人更加警惕了。

达芬奇摇了摇头,让他们决定初期配置,毫无疑问所有人都选择了初期站在“炼狱”。毕竟缺少远程火力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嘛,达芬奇表示理解。

“名字的话,就用本名吧,叫起来也容易,虽然会出戏……主要原因是我不会起名字来着,”御主一锤定音,“至于享年,虽然说这个也是需要骰子决定的,既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就当作是本来的年龄了。”

“所以接下来是……依恋对吧……”

“啊,齐格飞没玩过,不过应该也是知道的吧?所谓依恋表……”

“有所耳闻,是事故表和惨案表吗?”

“非常正确。”

所谓依恋表,又叫事故表或者惨案表,是后日谈游戏中最为喜闻乐见与丧心病狂的一个设定。其核心意义是,为了保证内心不在坏掉的世界崩坏,人偶们对于彼此的感情。

当然,抱有感情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要不是这些感情中有很大一部分非常极端,而且还会发狂,造成更加极端的后果的话。

骰子落地,一切都将要迎来终结,在此时出现的,将是怎样可怕的画面呢?

御主看着骰子,破天荒的黑了脸。

他对所有人的箭头,都毫无疑问的丢出了大惨案中的大惨案,传说中的极大失败或者极大成功,05(恋心)。而所有人对他的箭头也是传说当中的恋心。

一瞬间,他听到了自己理智崩坏的声音。

“这骰子有鬼吧?!”

顺便一提,依恋的关系是这样的。

御主对玛修:恋心。

御主对罗曼:恋心。

御主对齐格飞:恋心。

御主对宝物:恋心。

齐格飞对御主:恋心。

齐格飞对玛修:保护。

齐格飞对罗曼:对抗。

齐格飞对宝物:依存。

玛修对御主:恋心。

玛修对罗曼:对抗。

玛修对齐格飞:憧憬。

玛修对宝物:保护。

罗曼对御主:恋心。

罗曼对玛修:保护。

罗曼对齐格飞:信赖。

罗曼对宝物:厌恶。

“这是……何等的修罗场……”御主趴在桌子上,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苍天饶过谁。而同样趴在桌子上的还有罗曼,作为一个被大多数人对抗的人,他的心情很是复杂,差不多就是那种吸猫的时候被猫爪爪坚定推开的心情。

不知道为什么就丢出了对抗对信赖的齐格飞向着罗曼道歉,玛修有点反白。

“不,其实也是不错的,至少没有恋心对厌恶,是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不出来。”御主说。

“那个,在之后应该可以改依恋吧?”

“医生为什么会厌恶宝物啊!完全猜不透!”

“可能是承载黑历史的东西吧?比如前女友的遗物之类的?”

“我没有前女友哦,话说回来前女友怎么就是遗物了啊!”

在争吵终于停歇之时,达芬奇敲了敲桌子,宣告着这一次的跑团正式开始。

评论(13)

热度(67)